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本科论文>材料浏览

关于故乡大地的拾荒人方面硕士论文范文 与徐刚:故乡大地的拾荒人方面硕士论文范文

主题:故乡大地的拾荒人论文写作 时间:2020-06-04

徐刚:故乡大地的拾荒人,该文是关于故乡大地的拾荒人方面本科毕业论文范文和故乡大地和徐刚和拾荒类毕业论文格式范文.

故乡大地的拾荒人论文参考文献:

故乡大地的拾荒人论文参考文献

徐刚

徐刚,1981年生于湖北,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兼任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特邀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当代文学史和理论批评研究.出版有《想像城市的方法》《后革命时代的焦虑》《影像的踪迹》《虚构的仪式》等著作多部,曾荣获北京大学第十三届研究生“学术十杰”,第十四届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优秀成果奖,《人民文学》《南方文坛》“2014青年批评家年度表现奖”等多种奖项.

在太多的文学叙述中,故乡,是一个饱含着复杂情愫的词语.多数时候,围绕它的记忆总是让人倍感温馨.这已然成为常识:人们回到故乡,就犹如漂流的船儿回到了港湾,以此获得安详休憩的契机,这是人类幸福与归属感的朴素来源.当然,在故乡所洋溢的温暖与明亮之外,写作者念兹在兹的这一方土地与人群,也总会扰乱心绪,激起别样的情绪.比如在启蒙者鲁迅的笔下,“故乡”便化身为远近横着的“几个萧索的荒村”,氤氲其间的,无疑满是抑郁与沉滞,麻木和薄凉.这并不奇怪,故乡的人与事并不总是让人满意,欢喜和厌弃,向往与逃离常常相伴而生.于是,故乡这个简单的词语,及其背后所指涉的时空,便具有极为复杂的况味,而这正是写作者竭力捕捉的微妙所在.余华说, “我只要写作就是回家”,此言不虚,我们能够顺理成章地在他的长篇小说《呼喊与细雨》中看到故乡之于他的温暖与绝望;而在莫言的笔下,瑰丽雄奇的高密东北乡,演绎了多少“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的故事?无论是温暖还是沉郁,故乡的情感羁绊总是让人难以割舍,而写作的“精神还乡”则势必盘桓激荡于此,积极挖掘这追忆与缅怀的背后那微妙难言的情绪.在中篇小说《有夏的状况》中,青年作家唐棣也一头扎进了故乡的泥土,如人所料的,这片泥土不仅饱含着甜腥的温柔与芬芳,也自然有其污秽中的肮脏和酷烈.

乍看上去,唐棣笔下的故乡,多少让人感到似曾相识.小说将故事的历史背景锁定在人民公社化时期,而这段有关生产队的历史记忆,在老一辈的作家那里早已蔚然成风.而他们的此类作品也似乎有着固定的套路,以至于我们常常能够看到,那些历史的暴力,或残酷或荒诞的情节,连带着情节本身的政治讽喻,总在合适的关头竞相呈现,魔幻与写实的杂糅之中,事关批判与反讽的“中国故事”令人目不暇接.在他们那里,写作就是复仇.毕竟,历史的“伤痕”需要得到彻底清算.带着这样的情绪来郑重其事地生产那些连绵不绝的“伤痕”故事,是一代作家至死不渝的写作*.事实上,他们也不遗余力地在这条道路上前赴后继,陈陈相因.所幸的是,在年轻的唐棣这里,历史的暴力并没有如书写的惯性那般肆意渲染.借助虚构的权威,在历史的缝隙之中搜索政治批判的契机,并不是唐棣的小说试图达致的主要目标.尽管在此,小说也大量涉及此类情节,比如作品也有宣扬迷信的老教授被认定为“里通外国”而被“捂住嘴按死在地上”的片段,亦有有夏的父亲,那可怜的老夏因“茅坑兑水”而摊上“破坏生产”罪名的情节.而且这些有限的笔墨总会不由自主地引向那个年代的“荒诞”,但总的来看,与历史隔绝至深的作者并没有太多政治批判的愤恨之情.一切虽然依思维的惯性而至,但心态却总体显得从容而平和.

对于唐棣来说,小说重要的已不是情节,而是故乡的写作本身.落实到这篇《有夏的状况》,无论这里的故乡被如何描绘,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因为它的在场便足以令人心安.而在此之中,故事的离奇、神秘,或者非同寻常,都已不再重要.用唐棣自己的话说, “故乡的故事一直在乡人口中流传,只是很少有人像我这么有闲工夫拾掇成篇而已”.而事实上他所做的,只是把故乡的故事“拾掇成篇”.这里并没有什么严密的时序逻辑,也并不存在非同寻常的离奇故事,都是那个年代惯常情景跳跃式的铺陈.小说之中,人物群像的此起彼伏,并不能让人看到作者关于小说整体结构的严密逻辑与严整规划.故事的分岔在不断扰乱作者的节奏,甚至于作者将诸多有关故乡的故事都一股脑地夹杂到了一起.在这分岔和迂回之中,可以看出作者面对故乡人与事时企图囊括一切的野心.或许对他来说,每次面对故乡这个令人震颤的语汇,无数的念想即会纷至沓来,那些令人“恐惧”的人与事也全部被调动起来,兴之所至便向我们和盘托出.从月洼到徐屯,小说的叙事者犹如游荡在故乡大地上的“拾荒者”,孜孜以求地收集打捞那些无人问津的故事片段,将它们反复打磨淬炼,以期焕发出超越旧岁月的夺目光辉.这也或许是这篇不长的小说被修改达十年之久的重要原因.这是一个本雅明意义上的“拾荒者”.在此,只是那个年代的人理,凶险而荒诞的日常的杂乱呈现,便足以令人顿生历史的感慨.

当然,我们从唐棣的这部作品之中,也能感受到主流当代文学趣味的影响.比如为了凸显乡村的主体性,《有夏的状况》亦如多数小说一样,将革命的合作社工作组“妖魔化”,这着实是当代文学中并不新鲜的做派.同样,在一种“去革命”的历史氛围中,重新发现乡村的神秘也并非独特的修辞技艺.在当代小说中,为了抵抗“虚无性”的焦虑,以叙述的方式拼命捕捉乡村的神性,以此建构残存的价值与意义,这样的手法在近年来的创作中屡见不鲜.借助这样的方式,我们得以见证那些原始蛮荒的雄奇,灵性的大地上游荡的神神鬼鬼所昭示的乡村魔力,以及最重要的, “泛灵论”的世界里遍布的悲苦与奇迹.唐棣也似乎意欲沿此思路展开.小说中,周经畿带领工作组进村砍树,这种不畏神明的“壮举”,显然是为了破除所谓的封建迷信.然而,历史情境的抽象意义在于,当今之时,去革命话语中的反封建意义早已变得可笑不堪.而重新发现乡村的神秘,已然成为新的历史潮流.在唐棣的世界里,乡村的神秘意味着一种“泛神论”的世界里独特的生活哲学.这也是乡野之人朴素自然观的题中之意,他们敬畏神明,不敢越雷池一步,哪怕风水先生的只言片语都被郑重地奉为圭臬.这也是民间道德戒律的最初来源.小说中的人们与故去的人亲切交谈,仿佛他们依然健在,而他们对埋葬着先人骸骨的坟地则敬重有加,仿若它们就是守护乡村的神灵.这种神秘的气息,无疑也给乡村增添了一种独特的韵味.

或许是为了配合小说中特定历史背景的时代烘托,故事中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总是显得较为淡漠.而与此相反,小说处处描绘了人与动物之间的浓郁感情.这里有老夏与马的故事, “老夏和黄鬃马像一对兄弟”,由此来反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老夏和二老夏像一对仇人.黄鬃马和二老夏在路边见了竟也装作不认识”.而老夏与二老夏,这对堂兄弟之间的恩怨也是匪夷所思,他们甚至为了一双鞋而反目成仇,在村中落下笑柄.

小说用较大的篇幅书写了乡村里那些“引人耳目”的女子.这也难怪,那些容易招致风言风语的乡村女性,总会让小说在故事的层面摇曳生姿.在此,不伦的情感与肉欲,乃至最后的杀戮,及其所象征的乡村*社会的崩解,都在小说的世界里不断呈现.秀秀与小建设的故事谈不上什么浪漫的情愫,而完全是的肉欲.这种“流氓”与“破鞋”的故事,总是那个年代的“标配”,而我们也似乎见惯了这些的对象在男性世界里的招摇.性的压抑,总是会让性的话语无比膨胀,从而构成这无聊岁月的完美点缀.

当然,小说中最触目惊心的莫过于徐德茂与花雀的偷情,他们之间凄美而惨烈的故事让人无比震惊.这是一场爱与死的搏杀,我们惊恐地看到,他们“做那事做了四天四夜”.而小说最后,“徐茂德觉得自个像下野地似的,空空的,大雨停一直在下.有时又怕雨停,不知去向.花雀肚子咕咕叫,拉过他来,接着做那事.后来就感觉不到饿了.花雀身上越来越凉,呼吸声越来越淡”.花雀的死,是这部小说留给人们最为悲切的画面.

当然,小说主要的线索还是落实到了有夏与秀秀的身上.这对爱而不可得的可怜人,他们各自的生活,都被时代的重压所摧毁.秀秀自不待言,她不幸的遭遇使其终于沦落到“破鞋”的境地. “秀秀满脸青着,脖子上的鞋已不是一双,是无数双鞋,然后无数双鞋把她的头坠得很低,秀秀的头上是一个高高的纸帽子,帽子像一个犄角一样顶.”这种并不合理的道德评判,显然与她最后的死亡有着莫大的关系.有夏的命运则更为不幸,他曾偶然供出徐茂德的犯罪事实,用立功的奖金加高了自家的篱笆,并且置办了新的水缸,但这并没有洗刷他的霉运.此后不久,他便遭人诬陷而被拘留,殴打和将他折磨成了神经病.他的脑子开始慢慢地坏掉, “一个人脑子坏了,说他流氓犯,他对人家笑;说他胆小鬼,他也对人家笑;说他是苍蝇、蚊子、狗屎、马尿,他还给你笑.你说,还不是坏了?他身上的伤好了,就知道笑,就知道在田埂上,看一块土、一枝草都叹气,要不就是对着大家笑”.而与这一切似乎都逃脱不了干系的队长忠丈,则依然被视为一个好人, “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这或许才是小说最为深切的反讽所在.

唐棣的小说就这样讲述了这些被故乡的泥土掩埋的“无名的人”.在《无名者的生活》里,福柯曾说道, “必须得有一束光,至少曾有一刻,照亮了他们.这束光来自另外的地方.这些生命本来想要身处暗夜,而且本来也应该留在那里.将它们从暗夜中解脱出来的正是它们与权力的一次遭遇:毫无疑问,如果没有这次撞击,对他们匆匆逝去的短暂一生,不可能留下片语只言……也正是这样的权力,产生了这些文字,让我们有机会窥见这些生命”.而在这篇《有夏的状况》中,我们随唐棣这位故乡大地的“拾荒人”,不断捡拾那些或悲切或凄绝的故事,让语言点燃记忆的幽光,所照亮的亦是悲怆历史的无边暗夜,而创伤者的叹息也终将被悄然铭刻.

责任编辑周明全

本文汇总:本文是大学硕士与故乡大地的拾荒人本科故乡大地的拾荒人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优秀学术职称论文参考文献资料,关于免费教你怎么写故乡大地和徐刚和拾荒方面论文范文.

拾荒老人捡4000元寻失主:不是咱的钱不能拿等4则
5月10日上午,西安83岁拾荒老人史秉文在垃圾堆捡到四沓一元纸币,共4000元,老人及时把钱送到派出所委托民警寻找失主 这些钱对老人来说或许是三四个月收入,但他说“不是咱的钱俺不能拿!&r.

园丁的执着和追求:我用拾荒成就助学梦
他是归国华侨,毕业于北京知名学府;放弃京城来到新疆,几十年园丁生涯未能让他停下服务于教育事业的脚步 对很多老人而言,退休后安享晚年含饴弄孙,悠然自在,无疑是最好的生活 有的老人甚至冲在时尚潮头成为了&.

徐阶:隐忍多年扳倒权臣
嘉靖二年(1523),徐阶20 岁,他凭借着自己的才华,成为了这年录取的进士第三名 他擅长写古文,经常与明朝另一个牛人王守仁的门人在一起,在士大夫中间很有声望 他曾历任浙江按察佥事、江西按察副使、俱视.

44岁拾荒大姐自学英语能翻译原版英文小说
结缘英语她从服装专业退学回家1990年,袁英慧考入了青岛市崂山第一职业高中的服装专业,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偶然发现了许多英语书籍,一次不经意间的发现,却改变了她一生的轨迹 “服装专业是没有开.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