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本科论文>材料浏览

高校图书馆相关论文范文集 和静态阅读推广资源视角下的高校图书馆微信公众号探究类本科论文开题报告范文

主题:高校图书馆论文写作 时间:2020-06-29

静态阅读推广资源视角下的高校图书馆微信公众号探究,该文是高校图书馆相关论文范文集和高校图书馆和公众和视角相关专升本论文范文.

高校图书馆论文参考文献:

高校图书馆论文参考文献 飞魔幻杂志免费阅读人力资源管理专业论文题目人力资源专业论文题目人力资源会计论文

摘 要 文章通过对79所“211工程”院校图书馆微信公众号推送平台和栏目设置的静态阅读推广资源状况分析,以了解微信公众号助推图书馆阅读推广工作现状.结果显示:微信公众号上共有11种静态阅读推广资源,其中典型性静态阅读推广资源以推送方式为主,微阅读类静态阅读推广资源以栏目设置为主,典型性静态阅读推广资源总量较少,微信公众号阅读推广功能有待开发,需要在推送方式改进、特色栏目设置、顺应读者用语趋向、吸收学生管理员、加强微社区平台建设等方面用力.

关键词 静态阅读推广资源 高校图书馆 微信公众号 推送平台 栏目设置 现状研究

引用本文格式 王宝英,王宝玲,靳月庆. 静态阅读推广资源视角下的高校图书馆微信公众号探究[J]. 图书馆论坛,2018(4):111-118.

Exploration of Using WeChat Public Accounts by University Libraries for Reading Promotion

WANG Baoying,WANG Baoling,JIN Yueqing

Abstract By analyzing the strategies and platform designs of WeChat public accounts of 79 “Project 211”university libraries,the current status of using WeChat for reading promotion is explored. There are 11 ways for reading promotion and push notification is the most commonly used way. The column format is mostly adopted for micro-reading purpose. So far,the total number of promotional contents is still low so that the promotional function of using WeChat public accounts should be further developed. Libraries can pay attention to improve the push notification process,enhance the design of featured columns,adopt the language familiar to readers,recruit student administrators and set up micro-reading communities.

Keywords reading promotion;university libraries;WeChat public accounts;push notifications;column design

阅读推广工作是图书馆的任务和使命,对其研究成为图书馆界热门命题[1].从发展现状和研究结论看,阅读推广工作包括动态活动推广与静态内容推广两方面[1-2].动态活动推广包括征文、摄影、设计等类比赛、知识竞赛、读书箴言征集、图书漂流、书展、专家讲座、影视展播、读书沙龙、真人图书馆、朗诵及辩论赛、优秀读者评选、馆藏与服务宣传、开设阅读课程等[3-4];静态内容推广包括书目单、借阅排行榜、书评、图书推荐以及动态活动推广成果以传统印刷型或电子文本、视频等载体形式呈现供读者阅读的文字性或多媒体内容.目前业界多将动态活动推广与静态内容推广融为一谈,对图书馆微信公众号阅读推广现状的研究也是如此,如万慕晨等在对“985工程”高校图书馆微信阅读推广现状研究中指出“笔者对于微信阅读推广信息的界定比较宽泛,除微信发布的新闻公告、工作通知、信息查询与服务说明以及其它难以界定的信息外,其余信息全部归为阅读推广内容”,从而形成十大类阅读推广项目[5];蔡丽萍等人从八个方面归纳我国省级公共图书馆微信平台阅读推广内容[6].两位学者之所以采取这种宽泛的界定方式皆因动态活动与静态内容都有阅读推广之功效,但却会导致研究结果的偏颇,易产生“微信公众平台阅读推广信息比例很高”的结论,如万慕晨等人的调研比例为75.68%,蔡丽萍等人的调研比例为87%[5-6],有点夸大了微信媒介的阅读推广作用.利用微信发布阅读推广动态活动预告仅起到广告宣传作用,实质性的阅读推广功效却不大.笔者将微信阅读推广研究仅界定为静态内容的推广(但包括动态活动成果展).

本文静态阅读推广资源是指通过手机可以浏览与阅读推广相关的文本、视频、音频等不同载体形式内容,包括书目、排行榜、图书推荐、书评、鸡汤式美文、常识性知识推介、动态活动成果展、读书方法及趣事、数字微阅读资源,据此推断某图书馆微信公众号是否具备阅读推广功能[2][7].

1 样本选择及研究方法

本文以我国113所“211工程”院校图书馆(去除3所部队院校)为调查源,通过搜索而关注各图书馆微信公众号,截至2017年4月7日,除中国农业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北京邮电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电子科技大学、长安大学、青海大学等8所图书馆外,其余105所都开通了微信公众号,个别图书馆还实现了服务号与订阅号双号服务模式.本文不区分公众号类型,仅以是否有静态阅读推广资源为选择标准,最终确定79所图书馆为本调研的研究样本.

本调研采取直接浏览法(通过微信PC版查看公众号栏目设置及历史消息,历史消息回访时间段为2016年1月1日-12月31日,开通不满一年则从开通之日起回访至2017年4月15日),结合图书馆网站浏览、文献阅读及典型案例分析,归纳总结高校图书馆微信公众号助推阅读推广工作的状况.

2 基本情况

在105所开通微信公众号的图书馆中,有79所设置了阅读推广栏目或推送了静态阅读推广资源,占调查样本图书馆的75%,占全部调查源馆的70%.从该组数据看,利用微信公众号进行阅读推广似乎受到了普遍重视,但事实上各图书馆在推送类型、数量、栏目设置等方面的表现并不尽然,以下依照推送平台和栏目设置进行讨论.

2.1 推送情况分析

微信公众号具有信息推送功能,已被各图书馆所运用.在重点推送新闻公告、活动预告、服务说明等信息的同时,部分图书馆还发布数量不等的静态阅读推广资源.调查显示,除哈尔滨工业大学、东华大学、西藏大学、中国海洋大学、中国药科大学、延边大学、太原理工大学、财经大学等8所图书馆未推送任何静态阅读推广资源外,其余71所都或多或少推送了一些相关信息,详见表1.

由表1可见,公众号推送的静态阅读推广资源主要有图书推荐、书单、新书推荐、借阅排行榜、书评、期刊推荐、电子书单、动态活动成果展示、美文或心灵鸡汤类微阅读内容、知识性推介内容、读书方法或趣事等11种类型.前7种为传统典型性静态阅读推广资源,后4种既包括静态阅读推广资源也包括手机微阅读内容[8].众所周知,手机微阅读内容与电子化资源同样具有愉悦心情、增长知识或了解馆藏及图书情况的作用,因此也具备一定的阅读推广功效.由于静态阅读推广资源与微阅读内容二者并存或界限较模糊,难以界定,因此笔者将后4种也一并归入静态阅读推广资源.

“图书推荐”类是最受图书馆重视的静态阅读推广资源,包括主题推荐、经典推荐、好书推荐、馆藏推荐及导 读、名家推荐、有声图书推荐.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的“京师书韵”以古籍珍品、学科经典、迎新推荐、暑期推荐等主题进行推送;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的“安图阅图”按照一周一次固定化、周期性推荐;云南大学图书馆的“名家书汇”通过朗读方式开展有声图书推荐;厦门大学图书馆将实体图书展与微信二维码扫描发表读后感或在线听书等方式结合开展图书推荐等,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书单”类是第二种较受图书馆重视的静态阅读推广资源类型,包括主题书单、好书榜单、馆藏借阅书单以及各类网络书单或出版机构推荐书单等.

“借阅排行榜”类主要包括“图书馆全年阅读报告”“借阅大数据”及特定时间段的借阅榜单.

“书评”类主要包括本馆读者原创书评、读书笔记以及馆员书评.北京科技大学图书馆的“读书天”书评推送,既有线下读书活动作导引,又有线上原创书评及读者跟贴交流,阅读推广功效显而易见;西南交通大学图书馆的“悦·经典”系列原创书评为该馆学科馆员之作,推广效果更佳.

“电子书单”类是指针对电子图书进行的推荐,如歌德电子图书下载排行榜和每月新上书单、中文在线精品书推荐等.

“动态活动成果展示”类是指将各种动态阅读推广活动过程或成果制作成文本、音视频等形式,通过微信平台供读者浏览和下载.如华东理工大学图书馆“深读有感”是线下动态活动成果的文字展示,通过读者间的互动,拓展阅读推广的功效.

“美文或心灵鸡汤”类微阅读内容是指适合于碎片化、手机式阅读的短小美文、音视频美文、美文摘录或其它鸡汤类文章,这方面华中农业大学图书馆推送得最多.

“知识性推介”类是指结合节日时令、国学历史、健康生活等主题进行的常识性微阅读推介,通过阅读可以达到增长知识、愉悦心情、提高素养的目的.湖南大学图书馆根据季节、事件、人物等主题推出诗词赏析、节气介绍等,颇有特色.

“读书方法或趣事”是指推送著名学者读书方法或读书故事或优秀读者读书心得.北京科技大学图书馆开展的“阅读心得”就是年度优秀读者原创读书体会和读书方法的活动;宁夏大学图书馆的“微阅读”读书方法系列推送也很有特色.

通过对相关高校的微信推送平台的探究以及表1的数据分析,可发现静态阅读推广资源的推送并未被高校图书馆普遍重视,且推送程度差异很大.静态阅读推广资源推送数量占全年推送信息总量平均比例为19.9%(与万慕晨等及蔡丽萍等的研究结论相差甚远),占比超过30%的仅13所,占比低于10%的有24所.南京农业大学图书馆占比最高,为75.6%;对外经贸大学图书馆占比最低,为2.1%.上述数据足以说明微信公众号阅读推广功能有待开发.

2.2 栏目设置情况分析

微信公众号除具有推送信息功能外,还可通过下拉式菜单设置栏目进行图书馆信息和服务功能的展示.调查发现,除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财经大学、上海大学、南开大学、中国矿业大学、浙江大学、山东大学、厦门大学、四川农业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等13所图书馆未设置任何静态阅读推广资源栏目外,其余66所都或多或少设置了一些阅读推广栏目.下文依照各图书馆栏目设置及内容状况,划分为5种模式予以分析.

(1)超星微平台模式.此模式完全依靠超星机构提供的阅读推广栏目而设立,一级栏目通常冠以“微阅读”或“微悦读”;二级栏目主要包括好书推荐、杂志精选、热门图书,个别图书馆增设“博看微刊”“订阅中心”“报纸阅读”“有声读物”“龙源期刊”等栏目.不同图书馆一二级栏目称谓虽稍有差别,但实际内容和服务模式基本一样,且所有栏目均是手机微阅读内容.西南大学、兰州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药科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北京化工大学、武汉理工大学、江南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天津医科大学、吉林大学、延边大学、西藏大学、华中师范大学、中国海洋大学、音乐学院、西北大学、华北电力大学(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广西大学、宁夏大学、东北农业大学、辽宁大学、东华大学、西南财经大学、陕西师范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北京科技大学等28所图书馆采用了该模式.此模式虽简单易于操作,但缺乏个性化和针对性,阅读推广效果欠佳.

(2)“超星微平台+自建内容”模式.此模式是指在采用超星微平台阅读推广部分栏目基础上,再增加设置赋予本馆特色的阅读推广栏目,以北京工业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华北电力大学(保定)、哈尔滨工程大学、武汉大学、海南大学、东北大学、大连海事大学、东北林业大学、中山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等11所图书馆为代表.多数图书馆仍以超星微平台栏目为主,自建栏目较少.以哈尔滨工程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海南大学等图书馆自建栏目优势明显.哈尔滨工程大学图书馆“阅读达人·微书评”通过刊登该馆阅读达人原创书评推荐馆藏图书,“经典享悦”为该馆“工学悦读”项目子栏目,通过推荐经典图书,帮助指导 读者阅读行为,在PC端和微信平台同时展示[9];武汉大学图书馆《文华书潮》是该馆的读书文化刊物,以发布好书推荐、倡导 读书文稿和精选优秀文稿发布于微信平台上[10],该馆“好书推荐”通过借阅之星、趣味书单、经典榜单、美文赏析等开展阅读推广工作;中山大学图书馆“图书导 读”以精美多媒体方式展现推荐书单,通过读者的良好体验,达到了阅读推广的功效;海南大学图书馆“好书共赏”通过好书榜、图书推荐及动态活动成果的文字和视频展示阅读推广内容.此模式在充分提供超星平台电子化微内容的同时广泛展示图书馆富有特色的阅读推广静态资源,个性化、特色化推广效果得到提升.

(3)“书香中国平台+自建内容”模式.此模式启用了“书香中国互联网数字阅读平台”(以下简称“书香中国平台”),同时又创建了该馆特色静态阅读推广资源栏目,以重庆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天津大学、新疆大学、暨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等6所图书馆为代表.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和南京农业大学等图书馆也启用了“书香中国平台”,但欠缺自建栏目,便于讨论将其也归入此模式.“书香中国平台”是由湖北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打造的集阅读、互动于一体的“24小时无墙化”一站式互联网读书平台[11],已推出经典名著、名家小说、畅销书籍、教育读物、文艺精粹、网络原创等社科类数字图书10万册、有声图书3万余集,通过推荐、最新、经典、听书四大板块实现电子图书微阅读;听书板块更具特色,被许多图书馆应用于微信平台,成为微信阅读推广、手机微阅读良好途径.与此同时,这些图书馆还创建了本馆的阅读推广栏目,以天津大学和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最为突出.天津大学图书馆增置了新书通报、借阅排行、好书推荐及文化沙龙等栏目,“文化沙龙”更是将该馆展览、讲坛、沙龙、读书交流、特色刊物等系列活动成果以微阅读形式展示,成为富有特色的手机阅读推广方式;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图人全系列”通过图人科普、图人文摘、好书推荐、有声绘本等推出科普类微阅读、原创类美文、图书、绘本、音频的推荐.

(4)“其它商用平台”模式.此模式启用了“超星微平台”和“书香中国平台”之外的其它商用平台,包括“e博在线”“畅想之星”“智读”“龙源期刊”及“汇文系统”平台.此模式中的所有商用平台使用图书馆数量都较少,故都归为“其它类”,以安徽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太原理工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东南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内蒙古大学、民族大学等8所图书馆为代表.“e博在线”是北京一博千禧科技有限公司打造的数字阅读平台,主要有图书、报纸、期刊、视频、漫画、听书等多种资源板块,覆盖PC、微信和触摸屏等多种阅读方式,为安徽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图书馆采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还启用了基于微信端的“智读天下电子书”,内容涵盖《中国图书馆分类法》22大类,但以人文素养、社会科学、通识畅销类书籍为主,平台提供图书检索、分类浏览、阅读排行、阅读推荐以及我的书架、读书笔记、阅读看法、分享阅读等功能.“畅想之星”是北京畅想之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发的馆配电子书平台,拥有中文电子书20余万种,并以每年10万种速度递增,通过阅读排行、畅销榜、人气榜、荐购榜等各种榜单实现阅读推广,为太原理工大学图书馆采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东南大学图书馆启用了龙源数字传媒集团的“龙源人文电子期刊平台”,包括文摘荟萃、生活百科、科学视野、健康博览、时政财经、旅游休闲、家庭亲子等7大类3千多种期刊电子版,实现了国内畅销社科类期刊的微阅读.华南师范大学、内蒙古大学、民族大学等3所图书馆利用“汇文系统”搭建该馆微信平台,通过与该馆借还系统互通互联为读者推荐热门借阅图书.此模式因单纯采用商用数据库,简单方便,以微阅读电子化内容为主,但个性化、特色化的阅读推广内容较为欠缺(利用“汇文系统”搭建微信平台的3家图书馆除外).

(5)完全自建模式.此模式是指未启用任何商用平台,与阅读推广相关栏目均是依据本馆实际构建的富有特色的栏目.以福州大学、华中农业大学、云南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河北工业大学、湖南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华东理工大学、河海大学等11所图书馆为代表.其中,有3所设立了“图书推荐”和“借阅排行榜”类栏目;有3所设立了“新书通报”类栏目;有2所设立了书评类栏目.华中农业大学图书馆“名人茗品”为该馆读者或馆员原创微阅读内容.云南大学图书馆“家书微书评”及河海大学图书馆“读天下”均是该馆读者原创书评.采用此模式的图书馆虽设置的阅读推广栏目数量较少,但却因富有该馆特色和针对性,推广效果最佳.

通过对上述五种模式的综合分析,可以发现通过栏目自建的典型性静态阅读推广资源类型只有表1中的前8种,但从内容看更多是电子化微阅读内容,图书推荐、书评等典型性静态阅读推广资源较少,与推送平台情形不同.在推送平台上,典型性静态阅读推广资源居多,电子化微阅读内容偏少,这种差异表现形成了互补,使微信平台静态阅读推广资源更加丰富多彩,既有效地开展了阅读推广工作,又满足了手机用户微阅读需求.

3 建议

3.1 重视微信媒介,拓展内容

新媒体时代,我国成年人每天接触新兴媒介的时长整体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手机阅读时长增长显著,据相关数据统计,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22.63分钟[12],说明手机阅读普及、微信应用被热捧是毋容置疑的事实,而基于信息技术的阅读推广模式最受读者欢迎[13].因此,图书馆应充分重视微信这一新兴媒介,不断开发新的应用领域.就阅读推广而言,可以充分利用“互联网+”理念促进服务方式的创新,开发线上、线下等多渠道联动推广模式,如“线上书目、线下阅读”“线下活动、线上参与”,让新媒体平台活动宣传与内容展示齐头并进,使阅读推广工作系统化、规模化、多媒体化,实现阅读推广效益最大化[14].目前微信平台的微阅读内容繁杂,垃圾、不实信息泛滥,质量低劣、缺乏积极意义的内容更容易使阅历不深的年轻学子迷失,大学图书馆肩负着弘扬阅读风尚、提高阅读水平、促进全民素质提高的责任,且拥有丰富的信息资源和训练有素的服务团队,因此应大力推荐高质量、高水平阅读书目,整理、挖掘、发布适合于手机阅读的优秀微阅读内容.通过图书馆人和全社会的不懈努力,让更多优秀微阅读内容占据微信平台,让读者真正拥有“好书”和“雅文”.

3.2 重视依类推送、特色栏目构建

目前,微信公众号大多采用信息推送与栏目设置同时兼备的方式.推送平台又常常不区分内容而随机推送,极易让阅读者产生凌乱、无序的错觉,若要回访历史消息难度更大,静态阅读推广资源往往被淹没在信息海洋中.因此,建议依内容为推送信息创建类目,使用相应的标识符号标识类名,依类固定性、周期性地进行推送,从而形成固定模式的阅读推广内容,以吸引读者持续关注.南京农业大学、云南大学、山东大学、福州大学、中山大学等图书馆的作法值得参考;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图书馆每年年末会再集中发布该年所推送过书单信息的作法也值得推广.若再根据本馆服务要求和服务特色构建一些特色化阅读推广栏目则可大大提高阅读推广的效率,既可有效规避推送平台信息凌乱无序的问题,又可集中展示阅读推广资源,方便读者查阅.可下设图书推荐、榜单、书评及读书微社区等子栏目,也可借鉴参考文中列举的自建栏目较为成功图书馆的设置方法.哈尔滨工程大学图书馆“阅读推广”、华中农业大学图书馆“名人茗品”、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图人全系列”及武汉大学“云阅读”就很有特色和颇具借鉴意义.

3.3 注意语言风格,吸收学生管理员

高校图书馆目前的服务对象主要是网络环境下成长起来的90后新生代,他们崇尚和喜欢的语言风格不再是死板、教条的套话,阅读取向也越加多样化和异化,风趣、诙谐、幽默的用语也让网络阅读充满快乐和情趣,这就要求图书馆微信平台设计时要注意迎合这种用语态势,在确保信息正确性、实用性的同时,尽量避免使用教条化的叙事语言,更多使用符合时代特征的言语,保持语言的时代感和栏目名称的新颖性.厦门大学图书馆微信平台采用文艺诙谐的口吻,或抒情、或叙事的语言风格是较为成功的案例.

吸收学生管理员参与微信平台管理是提高阅读推广功效的另一重要举措,以较强参与性、亲和性及真实性吸引学生读者关注.如非“211工程”院校的四川师范大学图书馆“听悟堂”,就是由来自于学生播音员朗读的读者原创书评,受到读者热烈追捧.武汉理工大学、华中农业大学等图书馆招募学生团队管理微信平台,使整个平台无论是语言文字、图片配置还是整体结构都充满了活泼、俏皮、亲和、现代之感,改变了之前微信平台单调、沉闷的格调,更以强大粘性和吸引力,抓住了学生读者的眼球,赢得读者的喜爱.

3.4 打造阅读推广微交流平台

微信公众号提供“兴趣部落”微社区平台,关注者通过微社区可以针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发表看法,交流互动,这与图书馆的“读书沙龙”非常相似,但本文调查的79所样本图书馆却没有一家开启此功能.笔者曾关注过中文医学期刊微信平台,《中国护理管理》杂志微社区“话题讨论”运行较佳,以专业化、学术性主题讨论为主,通过读者跟贴回复,实现业内读者手机平台的交流互动.因此,建议图书馆借鉴《中国护理管理》杂志微社区运行方式,开设阅读推广读书微平台,通过定期或不定期设立阅读主题或读书书目引导 读者交流、推荐和分享.也可由读者发起讨论主题,以实现静态阅读推广资源推广及读者间的阅读互动,此模式还可实现真实读书会向虚拟读书会转变或并存格局发展,突破读书会对时间和地点的要求,实现24小时全天候的交流与互动.

参考文献

[1] ,范并思. 图书馆阅读推广基础理论流派及其分析[J]. 大学图书馆学报,2016,34(4):23-29.

[2] 杨莉,郭晶. 高校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的设计与实践[J]. 图书与情报,2014(5):34-38.

[3] 鄂丽君. 基于问卷调查的高校图书馆阅读推广现状分析与思考[J].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6(2):101-104.

[4] 大学生阅读委员会、阅读与心理健康委员会. 大学生阅读暨高校图书馆阅读推广问卷调查报告(2010)[EB/OL]. (2011-12-29)[2017-04-07]. http://www. lsc.org.cn/c/cn/news/2011-12/29/news_5883. html.

[5] 万慕晨,欧亮. 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高校图书馆阅读推广效果实证研究[J]. 图书情报工作,2015,59(22):72-78.

[6] 蔡丽萍,孔德超. 基于WCI的省级公共图书馆微信阅读推广研究[J].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6(10):90-95.

[7] 于姝,杨辉,姜婷婷,等. 图书馆微信公众平台阅读推广现状与发展对策[J]. 四川图书馆学报,2015(3):44-47.

[8] 胡永强. 微阅读时代高校图书馆创新服务研究[J]. 图书情报工作,2014,58(18):45-49.

[9] 哈尔滨工程大学图书馆. 工学悦读[EB/OL]. [2017-04- 28]. http://lib. hrbeu.edu.cn/libweb/ydtgfrm. htm.

[10] 武汉大学图书馆. 文华书潮征稿小启[EB/OL]. [2017- 04-28]. http://wenhua.lib.whu.edu.cn/whsc/.

[11] 书香中国网站. 用户手册 [EB/OL]. [2017-04-28]. http:// www. chineseall.cn/shouce/.

[12] 全国国民阅读调查课题组. 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主要发现[J]. 出版参考,2016(5):34-35.

[13] 王彦力,刘芳兵,杨新涯. 以信息技术为支撑的阅读推广模式研究[J]. 大学图书馆学报,2016,34(4):30-35.

[14] 王宇,王磊,胡永强,等. 图书馆阅读推广实践和理论的新进展——东北地区高校图书馆阅读推广研讨会综述[J]. 大学图书馆学报,2016,34(4):17-22.

作者简介 王宝英,王宝玲,鲁东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靳月庆,鲁东大学图书馆馆员.

收稿日期 2017-06-30

(责任编辑:沈丽霞;英文编辑:杨继贤)

本文汇总,上述文章是一篇关于对写作高校图书馆和公众和视角论文范文与课题研究的大学硕士、高校图书馆本科毕业论文高校图书馆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文献综述及职称论文参考文献资料有帮助.

高校图书馆微信公众号服务调研和运营策略分析
现如今高校图书馆面临着纸质阅读量显著降低,图书馆利用率逐年下降的现状,高校必须要采取措施改变传统的信息传递与阅读模式,而微信平台的搭建是高校图书馆创新服务方式、扩大服务范围的最佳选择 要想利用好蓬勃发.

从人文关怀视角看微信公众号的报道策略
摘要目前,我国传统新闻媒体大多推出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新京报作为传统媒体成功转型的典型代表,一直着力于将移动端打造成传播的主战场 新京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剥洋葱people”,.

高校微信公众号育人功能
高校微信公众号在大学生中的广泛使用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创新发展提供了载体支持 高校微信公众号通过对社会认可的主流价值的传播,对学生的思想道德素质和言行举止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如何有效地发挥高校微.

微信公众号运营对高校形象塑造以信阳师范学院微信为例
摘要当前,校园微信公众号已经成为塑造高校形象、打造文化品牌、引导舆论的重要平台 从高校形象的角度而言,如何有针对性的制定宣传策略,打造鲜明风格的微信平台为高校宣传工作增添助力,成了重高校竞相发力的竞技.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