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本科论文>材料浏览

关于文心雕龙类本科论文怎么写 与博稽约取、探幽发微读张国庆、涂光社两先生《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有关论文写作资料范文

主题:文心雕龙论文写作 时间:2019-11-12

博稽约取、探幽发微读张国庆、涂光社两先生《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该文是关于文心雕龙类论文写作资料范文跟张国庆和《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和发微有关本科论文怎么写.

文心雕龙论文参考文献:

文心雕龙论文参考文献 读和写杂志李约瑟难题论文读写算杂志关于微博的论文

孔德明

梁刘勰所著《文心雕龙》,在中国现存的古典文学理论著作当中,是时代很早而体系最完整、结构最严密的一部名著.其体系的完整、结构的严密,确如章学诚《文史通义·诗话篇》所言——“体大而虑周”.自《文心雕龙》出,研习者便相以为继,不绝如缕.尤其是上世纪,《文心雕龙》成为显学,不仅研究论文大量涌现,层出不穷,而且文本的注释、翻译以及专门论著亦屡屡频见.成果虽丰,亦有缺憾.“龙学”研究专家张国庆、涂光社两先生有感于“龙学”研究的一个明显不足——在《文心雕龙》的校勘、注释方面,著作虽夥,卓见亦多,成就极大,但至今却没有一部真正会聚众多著作之校注精华的集校集注类著作出现.因感于此,于是《<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者出.

张、涂两先生均为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研究领域内的知名专家,治业精勤,成果丰硕.他们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文学遗产》等刊物发表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研究性论文数十篇.张先生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成果《<二十四诗品>诗歌美学》入选第三批《国家社科基金成果文库》,被行内专家鉴定为“是《诗品》研究带有总结性的一部理论性专著”,“研究基础扎实,创新性明显,极大地推动了《诗品》理论研究”.涂先生的《文心十论》曾获第三届辽宁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被认为是“龙学”成熟时期的一部力作.两位先生深研《文心雕龙》数十载,且用力甚著,故亦硕果累累.现二人合力,耗费数年心血,又有新的创获:《<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一书于2015年3月面世.本书既汇聚了既往《文心雕龙》校勘和注释方面的种种真知灼见并将之归纳整合为一个有机整体,还在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的基础上,就《文心雕龙》的校勘、注释、理论研究等方面存在的种种问题,做出自家的判断,提出自家的观点,以自己的努力进一步促进对《文心雕龙》篇章词句的更好的释读,促进对《文心雕龙》理论的更好的解读和阐发.真正做到了会粹融精,探幽发微.

本书名为《<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由书名看,是由集校、集释、直译三部分构成,实则是由四部分构成,每篇后都有著者的“篇旨述要”.“篇旨述要”虽名“述要”,实则探赜精深,启幽发微,且理论系统.让初习者与深研者皆可受益.全书依据《文心雕龙》的章节共分为五十篇,每篇分段集校、集释,整篇校释完后再直译,译后阐述篇旨要义.分段校释,使得原文与校释文对照明晰,且省览者翻检之劳.整篇直译,语贯气连,义理不断.篇后述旨,明文见义,提纲挈领,一以贯之,由微见著.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书所谓“集校”、“集释”,非传统意义上的罗列前人校释,且本书著者亦不直接提出校勘、注释意见,而是对于《文心雕龙》各篇中须要进行校勘、注释的文字,有选择性地汇聚已有的相关校勘、注释的

精粹.但在前哲时贤的相关校勘、注释意见存在歧异或不足、有误时,或本书著者另有校勘、注释意见时,则会在列示已有相关校勘、注释意见之后,加按语以进行必要的评说辨证或提出自己的校勘、注释意见.要之,尽可能汇聚、采撷、呈现已有相关著作校勘、注释意见之精华,并积极而又非常审慎地自己的新得新见,是本书的基本追求与首要义例.

《<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的校勘,是采用养素堂黄叔琳评本作为底本.《文心雕龙》现存最早的刻本是元至正本,其中错简甚多,不宜作校勘底本.经过明人校订,到清黄叔琳《文心雕龙辑注》出,会粹众家校语、注释,成为可见最善之本.故,近现代绝大多数的《文心雕龙》校勘著作,都以养素堂黄叔琳评本为底本.如范文澜《文心雕龙注》和杨明照《文心雕龙校注》等校勘著作,都以养素堂黄评本为底本.本书的底本,即据杨明照《文心雕龙校注》中收录的养素堂黄叔琳评本,可谓底本选取的当.集校中,凡黄评本有误、脱、衍者,均集前人校勘加以校正.易明者采一家之说,复杂者或多说并立者则列出多家之说而辨证之.如《文心雕龙·正纬》之“倍擿千里”句中之“擿”字,集释者说明至正本与黄叔琳本作“擿”字,征引了范文澜《文心雕龙注》校文“赵云(唐写本)擿作摘”.并加按语说黄侃、刘永济、杨明照皆以为“摘”字妥.然后校正“擿”为“摘”.又《正纬》篇“《孝》、《论》昭皙”句,征引了范文澜《文心雕龙注》、黄侃《文心雕龙札记》、杨明照《文心雕龙校注》等众家之说,而后校定“皙”当为“晢”.因此处难明,故列出多家之说而辨证之.做到了应详则详,应简则简,去芜取华,详简有致.遇前人校而未足或校而有误者,或当校而失校者,则加按语,表明本书著者的校勘意见.有的文字文句,黄本并无误、脱、衍,但学界却有重要争论,亦集校而明辨之.如《文心雕龙·乐府》之“志感丝篁,气变金石”句,杨明照《增订文心雕龙校注》云:“‘篁’,唐写本作‘簧’.按《总术》篇‘听之则丝簧’,亦以‘丝簧’连文,则此当从唐写本改作‘簧’(《文选》马融《长笛赋》有‘漂凌丝簧’语.)”;又云:“‘石’,唐写本作‘竹’.按《诗品序》:‘古曰诗颂,皆被之金竹’.疑此原亦作‘金竹’.写者盖狃于‘金竹’连文不习见而改耳.”对此,王利器认为不可从.其《文心雕龙校证》云:“唐写本‘石’作‘竹’,不可从,上已言‘篁’,此不当复言‘竹’;《书记》虽有‘金竹’之文,但彼谓铜虎符及竹使符,与八音之‘金竹’又有别也.”鉴于此处校勘有争议,本书著者便加按语作了较为详尽地辨析.本书注者认为:“‘志感丝篁,气变金石’所言,显然与‘八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相关,言及‘八音’中的丝、竹、金、石.‘篁’是‘乐器中用以发声的片状振动器,用苇、木、竹、金属等制成’(《辞海》),由于笙、竽等乐器都有簧,‘簧’似亦可以代指竹类乐器.但就指‘竹’或竹类乐器而言,‘篁’大约更直接更切近一些,故此处‘丝篁’不必改作‘丝簧’.前句‘篁’不改,则后句如《校证》所言,‘石’亦不当改作‘竹’.唐写本‘丝簧’与‘金竹’对言,不仅‘簧’与‘竹’有犯重之嫌,而且打乱了丝、竹(篁)与金、石的有序对举,有损于文辞的对仗之美,故不可从.”经过本书著者一番入情入理地辨析,使此处的语字语义更加明了.著者的这种校勘意见,可谓起到了拾遗补缺、越辨越明的效果.

本书集释亦先集前人的相关注释,未足或有误,再加按语,提出本书著者的注释意见.如本书著者集释《文心雕龙·宗经》之“韦编三绝,固哲人之骊渊也”时,选择征引了祖保泉《文心雕龙解说》与詹锳《文心雕龙义证》的注解.而后又加以按语:“‘哲人之骊渊’,常见二解:‘哲人’指作者,即《易经》是作为作者的‘哲人’之智慧的宝库;‘哲人’指读者,即《易经》是作为读者的‘哲人’探索学问的宝库.两解皆可通,进一步,两解结合起来似更好.这不仅因为此处文句本可以这样来理解,而且还因为从本篇文意方面也同样可以这样来理解.据本篇言,五经既是圣人‘不刊之鸿教’,又是后来学者向学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再推一步说,凡哲思深邃之作,都是作者与读者共同的‘骊渊’.”其他注家对此句亦多有注解,而集释者不选.是为避繁琐之故,亦为求精当之要.加以按语,补对“哲人”、“骊渊”理解之不足,得“哲人骊渊”之确诂.由此可见,虽《文心雕龙》的语词注释,先后注家多有,而本书所取,则以准确、有价值、简明为先,而不以繁博、先出为胜;如注释同优者,始以先出为选.即意指整体上融汇各家注释以为本书的注释,而非指每一条注释都要汇集众说.鉴于广泛汇集众说的注释著作已有行于世者,足可资助研习者之用,故本书集释会粹融精,以准确、精当、简明为务.一般情况下,一能明则不引二,二能明则不引三,必要时始多征引而辨证之.选择与辨证的结果,呈现客观之“是”,充分体现出了集释者在“求是”方面的卓越眼光.广采诸家注释著作中之胜解,并时时进之以灼见,很好地汇聚和体现了迄今关于《文心雕龙》的注释类著作的好的整体成果和水平,从而向读者与学界呈上一部汇聚诸家智慧和见地的新的《文心雕龙》注本.

刘勰《文心雕龙》行文,骈散兼用,文笔结合,十分注重形式美.《<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一书在直译时不仅做到了信、达、雅,还与原文在整体上保持了对应性或一致性,很好地保留了原文的形、神、气、韵.正因为如此,译文没有随因校、注需要分段呈现的原文而作逐段的呈现,而是于所有校、注文字结束后一气呵成,以完整篇章的形式呈现出来.原文正文多非韵语,故译文亦未作韵语;原文“赞”语均为韵语,故译文亦作韵语;原文“赞”语均为四言句式,译文则为八言或六言句式.译文十分贴近原文,一般不意译.含义复杂或有争议的概念、范畴则直接用原文,不另行翻译.如“道”、“德”、“风骨”即写作“道”、“德”、“风骨”.有的名词,如“八卦”、“九畴”、“玄圣”、“素王”等等,注释中已解释清楚,则视情况译或不译,以保持行文简洁流畅.总之,本书翻译时在做到信、达、雅的基础上,力求简、直,紧扣“直译”二字.

篇旨述要主要为说明各篇大旨而设,除此而外,还对相关问题作出辨析或申论.既起到提纲挈领,又起到探幽发微的作用,既可使初习者明其大旨,又可使深研者得其要义.如《原道》篇的篇旨述要,首先阐述《原道》篇在《文心雕龙》结构中的地位和意义,接着阐明刘勰“原道”的意义,更多的笔墨则放在了揭示“道”的内涵上.《原道》在《文心雕龙》的文本结构上可谓起到了开宗明义的作用,“原道”于文章本质中则有振叶寻根的意义,于是,阐明刘勰“原道”的意义就至关重要.论者认为,《原道》篇“原道”的意义约有如下四端:“首先,是为文立基,肯定文乃道之文,从而从根本上肯定了文的自足与伟大,为全书全面深入地论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次,是为文立极,标举形上、神秘、至高的道,为文、文章、文学以及《文心雕龙》全书,建立一个虽虚玄却至上而统一的纲领.再次,是将道落实于人文中而成为圣人之道,使儒家思想精神成为文章文学以及《文心雕龙》全书的普泛而根本的精神.最后,在《原道》的开启下,紧接而来的《征圣》、《宗经》两篇,再将道最终落实为文章文学所应当奉典则的一系列为文法则.此数点综合起来,成为一个主导的纲领,贯穿《文心雕龙》全书,使其最终成为一部宏富博大而严整统一的巨著.”论者所论四端清楚明白而系统地阐明了《原道》篇旨.最后,论者又探幽发微,紧扣“道沿圣以垂文,圣因文而明道”一语,用大量事理辨别“原道”中“道”的能指与所指,析理出此处“道”之所指.认为“儒家之‘道’就其整体实质说,是伦理政治之‘道’,而《文心雕龙》所展现的儒家之‘道’恰恰从正面避开了儒家之‘道’的这一整体实质,而更集中于从文学文章这一具体侧面来体现儒家之‘道’的某些重要精神.”类于此的真知灼见,于其他篇旨述要亦往往有之.

由于本人才疏学浅,加之对《文心雕龙》一书只是喜好而未能深究.对《<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一书虽读数遍,却难尽其优,亦或误达其旨,窃以为过.但总体观感是极佳的.概言之,张国庆、涂光社两先生所著一书,不仅比较充分地展示此前几代学者关于《文心雕龙》的校勘、注释的大量的真知灼见、杰出成果,又使得体大思精而又艰深难解的《文心雕龙》能够在一部著作中就得到很好的校注和疏解,并因此而大大有益于一般学习者对《文心雕龙》的阅读和理解,还为专门研究者提供一个学术蕴涵深广、学术价值极高而查阅起来又较为便捷的新的基础研究平台,从而有力推动《文心雕龙》研究更好地向前发展.其功大矣!

孔德明,昆明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

此文结论,此文是关于文心雕龙方面的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以及张国庆和《文心雕龙集校、集释、直译》和发微相关文心雕龙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探寻中国文学的悠远意蕴读张炜近作《走得遥远和阔大:张炜谈文论艺》
茅盾文学奖得主张炜,不仅擅长小说的创作,他的散文和文艺评论也写得极具特色 新近上市的走得遥远和阔大张炜谈文论艺(广东人民出版社2017 年7 月出版),就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就散文的写作、阅读的方向性、.

莲灯微光依然闪烁读《莲灯微光里的梦林徽因的一生》
我在年少时也曾津津乐道林徽因的美貌、才情和那些令人唏嘘的,读过莲灯微光里的梦———林徽因的一生之后,我才真正懂得从内心仰视这位奇女子 莲灯微光里的梦—&.

悬浮的梦读张冕的雕塑
张冕近来的艺术表达,在让观者震惊之余也引起了对其深度的思考 观看张冕的作品,就是观察他的观物方式,但是我们却很难将他的作品定义、归类,不论是哪种创作修辞的简单归类对艺术家张冕都难以概括 面貌是有限的信.

照亮被遗忘的角落读张平长篇新作《重新生活》
一直以来,张平被视为“主旋律小说”的突出代表,被打上了“作家”“主旋律作家”……醒目标签 这种符号式的标签对一个作家来说既是幸运.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