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专科论文>材料浏览

关于从茶荡漾开去在职开题报告范文 跟从茶荡漾开去有关硕士论文范文

主题:从茶荡漾开去论文写作 时间:2019-07-17

从茶荡漾开去,该文是关于从茶荡漾开去硕士论文范文与荡漾和开去类硕士论文范文.

从茶荡漾开去论文参考文献:

从茶荡漾开去论文参考文献 去哪里找论文找论文去哪个网站好发表文章去哪里投稿茶和健康论文

申瑞瑾

1

我对茶比较深入的了解,是从我刚出版的一本茶书开始.

应约写《美丽潇湘·茶事卷》前,我只是爱茶人,对茶谈不上懂.写茶,写湘茶,必定要翻阅大量相关资料,熟悉无数相关茶企,于是,很长一段时间,茶终日在我思绪里晃来荡去,若即若离.

“江南地暖故独宜茶.”这是《茶疏》里的句子.湖南产好茶,便极为自然了.

有些茶,我至今只闻其名,不见其真容,比如君山银针.君山银针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是一款黄茶,严格意义上讲,是一款黄芽茶.顾名思义,采摘的均为清明期间茶树上首轮色泽嫩黄的芽头.我对素有“金镶玉”称谓的君山银针的所有了解其中只来自图片与资料,就像人对传说中心仪的佳人一样,看得见,摸不着,闻不到,好在我去过洞庭湖上的君山岛,“一螺青黛”的君山岛常是“烟波不动影沉沉”,四面环水,地理环境宜茶.人常说望梅止渴,我是时常望着图片,揣想着君山银针如何在玻璃杯盛的山泉水里,三起三落、翩翩起舞,仿若袅袅茶香,在我走神的刹那,朝我袭来.

我也无数次想象与君山银针的相逢,初见,是否会有惊为天人的悸动?

令我浮想联翩的茶,其实不止君山银针,还有安化松针.我在写作的过程中,曾下大力气,酝酿对安化松针的情感.我不愿意把每种湘茶写得过于教条与死板,我更渴望将之想象成我愿意与之倾心交谈的美丽女子.千百年来,安化松针曾一直以“芙蓉青茶”与“云台云雾”的贡茶面貌,作为一种传说,隐隐绰绰地藏在湖南安化著名的芙蓉山和云台山中.这种传说中最美丽的绿茶,现在已是遗世独立,散落在芙蓉山中.《潇湘晨报》才情满满且极富情怀的记者王砚,用饱含深情与遗憾的笔触,书写过安化松针,令我掩卷长叹,不由自主地爱上了这个从未谋面的“江湖传说”,我笔下的它自然也就有了情怀.权威茶叶专家审定茶书初稿时,曾建议拿下这一小节,理由是安化松针已非湘茶的主力军.出版时我发现它仍然静静躺在书目里,我欣喜于责编对它的认同,也等于认同我对这种落寞名茶的心疼.茶场不得已不断缩小,采制时间短短数天,产量日益稀少.它更像隐士,保持着固有的风骨,不媚俗,不与众芳喧妍,不肯在传承下来的采制细节上妥协.在满城黑茶的商铺中,定然寻不到它的身影,它注定像一款充满传奇色彩的珍珠,只能在懂的人的手中焕发异彩.

2

记得年少时,家里常备着长沙茉莉花茶,长条形的塑料袋装,简洁雅致.那时物资匮乏,只有家中来了客人,父母才会泡上茉莉花茶.屋子顿时会荡漾起茉莉的清香.小时我仅知绿茶、花茶,看到文章里常写清茶一杯,我还想,清茶到底是什么茶?

读初中时,有一次在要好的同学家玩,眼见她当小学老师的母亲,面不改色地把客人喝过的茶洗了,再晾干,留着继续喝,我当时就看傻眼了,回家后,我就偷偷观察,我奶奶会不会那样“小气”,可我家估计没拮据到那种程度,待客的剩茶就倒掉了,最多倒在花盆里,据说茶叶水浇花树等同施肥,是不是科学就不知道.后来同学的父亲当了领导,想必阿姨也不用再做“二道茶”了.

那时,湖南很多家庭都喜欢把一撮粗茶,丢进一个橄榄型的粗瓷大茶罐,将才烧开的水注满茶壶,凉在堂屋或灶间,供家人打口渴,有时一喝几天.我写茶书时才弄明白,那种瓷壶叫民间包壶.有好几次,我撞见小哥哥放学回家,茶杯也不取,对着茶壶的嘴,就咕咚咕咚灌饱喝足,我常跟他急,他只是嬉皮笑脸地说,不脏不脏呢,我嘴巴离壶嘴远着呢.可我心里总是有个疙瘩,想着,谁知道他的口水有没有弄进茶壶?便渐渐不爱喝茶,口渴也不喝,渴了从热水瓶里倒白开水,夏天呢,还正好借机只吃冰棍.如今我酷爱喝茶,却发现儿子也几乎不沾茶,更爱喝饮料、冰激淋.这两年,他寒暑假回来,我们有时招呼他一起喝茶,他就走过来,端起我斟在小杯的茶,抿上几口,权当陪我们喝茶了.

3

我刚参加工作时,有一年,县里召开系统工作大会,我被抽去给主席台倒茶.我大舅当时是分管我们系统的县领导,他怕毛手毛脚的我不懂得倒茶的礼仪,便提前私下示范给我看,怎么斟茶,怎么盖盖子,怎么续水,我小心翼翼,也诚惶诚恐,但年轻聪明,看几下就心领神会,从那时起成了倒茶续水的熟练工.

我开始初懂茶,当是1999年以后.那时刚改行.单位一个副职,是我高中同学,他向来讲究.办公室的柜里经常放着一些好茶.我仗着是老同学,时不时跑他办公室蹭茶喝.是他告诉我,那种看起来清雅喝起来清香的绿茶来自溆浦岗东,属于高山云雾茶,且为明前茶.明前茶,也就是清明前采制的茶,素有“明前茶、贵如金”之说.溆浦产茶,高山产好茶,我也是那时才知道.领导同学之所以能喝到好茶,是同一单位的另一个同学从老家弄来的茶,他的老家紧挨着茶乡安化,叫岗东.

岗东现已经跟渠江流域的另两个乡镇两江与善溪合并为三江镇.渠江是一条小河,穿过三江镇,流往安化,汇入资江,资江就是湖南著名的四大长江支流“湘资沅澧”中的第三大河流,而溆浦,大都属沅水流域.沅水浩浩汤汤,资水颇为野性,四大河流沿途尽是璀璨湘茶.山好水好,出“凤凰”,更出好茶.我娘家当年在溆浦的隔壁邻居就是一对岗东籍夫妇,老婆白净秀丽、五官精致,人到中年仍然秀色可餐,便为明证.溆浦的一都、二都、三都、四都河,在县城汇成溆水,蜿蜒西去,经“小桂林”思蒙,在大江口犁头嘴悄然汇入沅江,而屈原当年入溆路,就是从犁头嘴水路到的溆浦,写下《涉江》名篇,思蒙水域沿途峭壁上的悬棺风干了不知多少红尘往事,惟留画一般的青山绿水陪伴着当地子民.很多年后,我才知道,二都河流域的统溪河穿岩山也分布着诸多野生灌木茶树,还遗留一条完整的颇有历史渊源的茶马古道;一都河流域的龙潭既有闻名遐迩的山背花瑶梯田,又是湖南红茶的主产区之一.

离开溆浦时,我尚属茶盲.那时先生在电视台做记者,出去采访归来经常带些中方桐木、会同鹰嘴岩的绿茶还有沅陵碣滩茶,那时没有喝茶的雅兴,礼品盒都懒得打开,有些茶一收就是大半年.后来怕把绿茶放陈,才赶紧把茶分头送了外地客人,喝过茶的客人反馈:你给的那茶味道真不错!我方知怀化很多地方原来都是产好茶的,尤其是沅陵,特别是“家在水下”的库区北溶,是千古贡茶碣滩茶的故乡.关于碣滩茶,我想在接下茶系列写作里,细细道来.

4

十一年前的初夏,我去南京受训,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长途旅行,沪杭苏锡四日游.那次旅行,安排我与睡莲初见,也让我品尝了传说中的龙井.在龙井村,导购让我们品尝地道龙井,教我们识别哪些是二道茶,二道茶就是不良商贩把喝过的茶重新晾晒当成新茶卖,跟当年同学母亲的二道茶如出一辙.最终目的是推销二两装的龙井茶,游客可以随意灌,只要你塞得紧.我想着龙井这么有名,就买了一罐带回家,又在无锡买了一套绿砂壶,叫啥“水上漂”,至今放置茶案,有时用来泡普洱.龙井我自己不舍得喝,从罐里匀出一点出来留着尝,因为塞得紧,匀出一点点像给龙井茶叶松了绑,让其更加舒展腰肢,也不露痕迹,然后拿着送了朋友.

九年前的初春,我平生第一次独自旅行,去的是丽江.慕名住在樱花客栈.之前,先生从外头带回一只风铃一饼普洱,说是一个导游熟人从丽江带回的礼物.风铃从此挂在主卧窗前,能不时找点琼瑶小说的感觉,普洱当时没舍得喝,收着.去了丽江之后,我就刻意找普洱.但网上告知,大研古镇茶坊里的普洱质量参差不齐,不懂就不要轻易下手.

我还是心怀忐忑地走进樱花客栈旁的一家茶坊.好客的茶坊主人招呼我喝茶,茶盘上正泡着一壶普洱,紫砂壶泡的,我略有不安地坐下来,端起中年老板递过的紫砂杯,品人生第一杯普洱.他笑着问我,这是熟普,感觉如何?我不懂装懂,假装斯文地说,嗯,不错.我说的并非假话,真是不错,普洱的口感陈香粘滑,温润绵长.那时我还分不清熟普生普,那时我甚至还没品过湖南黑茶.我终究没在他那买茶,他也不恼我,相反极为客气地说,不买不要紧,你多了解下,有空来喝茶.我没好意思再去他那喝茶,临走前,央求樱花客栈的总管小胡带我去了一家叫秋月堂的专卖店,买了几饼大益牌熟普,自己留一饼,其余的都送了要好的朋友.留的那块收到第七年春节,还是送给了一个看得很重的朋友.次年再去云南,在“七彩云南”,在西双版纳,就轻车熟路地买了不少茶饼回来,生普熟普,高的低的,都买了.十多饼生普被我东送西送,只剩一块,今年春天带到鲁院来开封.懂茶的天津同学小二说,姐,收了八年的生普,再平常也是好茶了,但南方潮湿,你这饼茶藏得不算很好.我着急了,茶废了?他慢条斯理地回答:不要紧,北京干燥,多放一阵子,就会把潮湿气去掉,仍然不失一饼好茶.

有了年份的生普,细品起来,的确能品出似水流年的味道.

在对普洱似懂非懂的那几年,我经常跟着几位文友去天一缘茶楼喝茶,那期间,我迷上了泡茶、斟茶,我喜欢看着会茶道的女子表演茶艺,沉醉在他们的举止投足中.我开始写《保质期》,写《陈普》.《保质期》让我懂得,唯有普洱、黑茶之类,存放得当,愈陈愈醇愈值钱,绿茶只能喝新的.在《陈普》里,我写道:“是时间把那些原本生涩的普洱氧化成值得珍藏细品的好茶.那么,岁月也总会让一些人,在某些时刻,想起他们当初遗失过的美好来.”

5

而对黑茶的热爱,始于长沙的一位同行.他曾在益阳工作过几年,著名的安化黑茶就产自益阳的安化县.他在茶乡被培养成一位爱茶人,据说,几年工夫家里就囤积了几万元黑茶,当作藏品.我每次去长沙,因为坐车的缘故,常有机会去他的办公室做客,总看到他从早到晚煮着黑茶.煮黑茶,简便,谈不上茶艺,也没置着专用茶盘茶壶茶杯,我就拿着纸杯一次次地续,一杯杯地饮,他告诉我,他十余年身材保持良好归功于每天喝黑茶,于是,我爱上黑茶的初衷竟然也是为了保持苗条.有一年我回家前夕,他说,送你两块黑茶吧,茯砖哦,里面都出“”的.“”缓缓开在茶砖内,干嗅会闻到浓郁的菌花香.回家后,我依葫芦画瓢,买了一套煮茶工具,学煮起黑茶来,不爱喝茶的先生在我的熏陶下,也成了爱茶人.我俩经常夜里围坐客厅,边看电视,边泡茶或煮茶喝,日子一天天就过去了.

接触白茶,则是怀化籍外地文友回乡,约去铁北龙泉雅苑的聚贤茶屋喝酒.在聚贤茶屋,我第一次喝到福建福鼎的“品品香”老白茶.我试着买了一盒旅行装,走哪揣几块,热情地送人喝,人都说好喝,我自己也满心愉悦.日积月累后,我了解了中国茶分黑、红、绿、白、青、黄,我曾扳着指头算,还差黄茶与青茶没尝过.后来才弄明白,青茶就是乌龙茶,常见的福建铁观音、大红袍都是乌龙茶.产自广东潮州的凤凰单枞也是乌龙的一种,书法家师兄去年也送了单枞给我,我喜欢单枞乌褐色的紧密条索,更喜欢单枞冲泡后天然的兰花香,极为耐泡也让爱茶人有了从容的姿态.一度每晚与先生用青花瓷盖碗泡,严格按网上教的泡茶程序走,几分几秒都精确到位,使得喝茶竟然也成了一种生活乐趣.

长沙一位老师是我微友,从未与我谋面,突然有一天,问我有无兴趣写本茶书,说是省委宣传部外宣办委托写的.我有些不安,反复问,我能写吗?老师说,我看过你写的散文,文笔稳健,文字大气,适合的.他说,你就当大散文写吧,随心所欲,想怎么写就怎样写.我心里没底,说,你还是把你们的宣传方案给我,我按方案写吧.他果真拟了方案给我,我一看方案,傻眼了.

从概述,写到历史发展,从历史发展写到湖湘文化乃至湖湘茶文化,再要求介绍名茶单品,再写传说,写茶马古道,叙传奇茶人,再写茶艺和发展规划……我才发现,资料并不好找.这可不比写小说,可以想象.网上的资料寥寥,且鱼龙混杂.不得已,我买了本电子本《湖湘茶文化》,那是两位茶叶专家对湖南茶的一个技术性的梳理,但我知道,之所以请作家写,要的可不是技术性的梳理.

这个使命让我头疼不已.我进退两难.老师说,你写个前言看看?两万字的.我说,行.就想着从湘资沅澧的源头,分别顺流而下,一一探寻,娓娓道来.可写着写着又卡壳了.我索性放下,忙别的事去了.直到年底,老师三番五次电话问进度,我一直说,在写.他说,那把写的发来看看?我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是好.他说,你可别食言,现在临时换人也不行了,你争取年前完成吧.骑虎难下的我,只能豁出去了,开始日以继夜地赶稿,整整一个月,我像跟时间赛跑的人,恨不得一天四十八小时.其中有十天几乎没睡觉,沉浸在茶海里,恍惚间真以为变成了茶叶专家.在搜寻湘茶资料的过程中,我了解了澧阳平原那座六千前的完整的城堡—城头山;我知道在城头山的遗址里发现了野陶茶具,当地的考古工作者甚至考证了远古时代的澧县小叶茶树种;我也百度到一个崭新的名字—北纬30°,在网络林林总总的文字里,瞥见了北纬30°的种种神秘与神奇,这些发现,让我激动不已.

初稿里,我满怀把这些可以使文字鲜活的元素加进一些章节,写到湖湘文化时,我引用了余秋雨《何为文化》里的一些句子,我似乎看到了远远不止五千年前的中国大地,那些茶,那些茶具,以及喝茶的人.

我靠着每天一壶黑茶,透支着我还不算衰老的身体;我在琳琅满目的湘茶里,日益找到了自己.

6

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茶人,从远古时代走来,从澧阳平原走来,不,从更远更远的云贵高原走来……我望见了历史长河里波光潋滟的过往,望见了在水一方的我,抚琴的我,沏茶的我.

我还想起《爱有来生》的电影场景,小玉是女主角阿九的转世投胎,正巧租到那座有银杏的庭院,一天晚上,小玉本是沏茶等她的闺蜜,等来的却是在银杏树里等了阿九五十年的阿明.阿明认出了小玉,也看到了小玉现在的幸福.而他只能在轮回道上等五十年,期限到了,他决定将那桩因家仇而了断的前尘往事告诉小玉,并幽幽地说,知道阿九转世后幸福,他就不再等下去了,他等她的目的原是为了带给她幸福……小玉起初并不知阿九是她的前生,她听了阿明的故事,有些恍惚,道:“茶凉了,我再去给你续上吧?”她去房里续水,才突然醍醐灌顶,她蓦然望见了自己的前世,想起了阿九死在阿明怀里说的那段话:“来世,你若不再认得我,我就说,你的茶凉了,我再去给你续上,你便知,那人便是我.”她追出去,阿明早已随风而逝.“幽幽春夜,千年银杏,一壶温茶,一盏油灯,一对隔世离空的恋人.”这是我在《莫待来世》里对电影《爱有来生》的总结.那壶茶,是足以让人黯然神伤的电影道具,我其实更很想知道,小玉给阿明沏的是什么茶?绿茶?红茶?抑或花茶?

说起花茶,我的眼前顿时出现在北京顺义欧菲堡酒庄的海嫫姐.海嫫是我鲁院高研班的同学,山东人,北人南相,娇小玲珑.现居贵阳,家人跟朋友合开了茶楼,由此她成了一个懂茶的女人.我不知她是与生俱来的雅致,还是学会沏茶以后变得更为优雅.那次她拿出随身携带的茶具,为我们泡起正气堂.正气堂是普洱的一种,装在小巧的莲花白瓷茶罐里,格外有感觉.她还变戏法似地取出一朵大大的、风干却未褪色的红玫瑰,放进盖碗里,正气堂被压在花的下面.她开始娴熟地泡茶,玫瑰被开水击中了似的,缓缓醒来,娇嫩慵懒,像原来开在枝桠间的样子.她把案前的八只小杯沏上刚泡出的茶,我一闻就醉了.彼时的海嫫着无袖红花旗袍,端庄而典雅,盖碗里的红玫瑰很像她.旁边的男同学望着她优雅的泡茶姿势,连连笑说,心乱了,心乱了.

海嫫不是第一次泡花茶给我们.她的花茶跟我们平常泡的花茶不一样,不只是在普洱里放朵杭白菊,黑茶里丢两朵野玫瑰.她的昔归茶花任意搭配红茶、绿茶、生普,搭配任何一款都是不一样的感觉与味道.她还有一种莲花也可以与茶派上对,经特殊工艺做成的莲花,像仙子一样被茶水冲开,栩栩如生.那一刻,喝茶,哪里仅仅只是喝茶呢!

花茶并不属六大茶类,属于再加工茶.除却常见的茉莉花茶,安化的茶叶专家还研制出一种女人御用的“黑玫瑰”,黑茶配玫瑰.到北京后,听当地同学说,老北京素来习惯喝茉莉花茶,他们喝的茶没有南方人讲究,更没海嫫的讲究,他们喝花茶,就像满街的人喝牛二(牛栏山二锅头)一样,还美其名曰:北京茅台.

7

南方人穷讲究,不仅仅讲究吃穿,也讲究喝茶.我见识过成都大街小巷的茶馆,是寻常老百姓的好去处,泡在茶馆,人手一杯盖碗茶,最便宜的五块一杯,也喝得津津有味.那次我在贵州赤水边的古镇,也看到这样的茶馆,四人围坐一小方桌,人手一杯大盖碗茶,我笑问,多少钱一杯?他们告诉我是五块.果然是五块呢!我又问,喝的什么茶?有人羞涩地答,就是本地的清茶呗.我那时已经知道清茶是什么茶了,就是普通的绿茶,很难有清茶就是青茶的.

绿茶最珍贵的自然数明前茶.因为芽头的金贵,采摘的难度,使得物以稀为贵.一般人倒爱喝谷雨茶,谷雨期间的茶叶不那么娇贵了,不那么昂贵,耐泡且有回甘,可以走入寻常百姓家.

我也爱喝红茶,尤其爱喝滇红与闽红系列正山小种里衍生出的极品—金骏眉,但网上说,一般人买不到正宗金骏眉.也是那位书法家师兄,送过我一提武夷山桐木关的纯正金骏眉,跟单枞一样,都成了我的宠儿.滇红里的大雪山野生古树红茶口感极佳,喝起来回味悠长,可惜不耐泡,而金骏眉刚入口时是复合型香味,但是比滇红耐泡.红茶,总是容易讨喜,不管会否喝茶的人,喝到红茶,都能一下子感觉好喝;而凤凰单枞,是需要慢慢感受的,不常喝茶的,一时半会,真是品不到单枞的好.这跟品人也是一个道理,有人会让你一见如故,有人需要慢慢深交.

会喝茶的人,每次品茶,都感觉品尝着不同的人生.至于禅茶一味,那又是另外一种境界了.

有些人不习惯一个人品茗,我却喜欢.这几个月,无课时,我总是一个人端坐窗前,用玻璃盖碗冲泡不同的茶,把心情冲泡进茶里,混合着细品.当然,有时也用玻璃茶壶煮黑茶或白茶,好几次,有感冒征兆,都被我及时用“一年茶、三年药、七年宝”的老白茶挡回去了.

北京的春夏蓝天白云阳光居多,我独自一人喝茶时,也可以常常看看窗外风景.鲁院的花事,从三月迎接我们的白玉兰、辛夷,到正对着我窗口的梅林里千姿百态的梅花,到伫立池塘一角的芍药,到池塘对面的紫丁香白丁香,到南门人行道上的紫桐花,再至眼前开得正好的睡莲,你方唱罢它登场,从未间断.这些花儿轮流陪着我喝了一道又一道的茶,让我在茶里,从容地找家乡的味道、云南的味道、福建的味道,还有江浙的味道……令我在茶里就能纵横天下,踏遍南北西东.

写完一本茶书,见识了无数好茶,懂了禅茶一味,懂了如茶人生,也懂了进退自如.实质上,我对茶,还是似懂非懂,依旧属于半罐子水晃来荡去,我经常现学现卖,好在尚能藏拙.小二说,我们班上,最懂茶的算海嫫姐,其次是他,再次是曹同学,第四算我,我心悦诚服.

每每出门旅行,我习惯带着那套小茶具.一歇息下来,要是集体出行的,我都约上三五好友来房间喝茶,让茶,随时随地都能荡漾开去.比我更不懂茶的文友觉着稀奇,我那远不如海嫫的泡茶姿势,竟也成了他们眼里的风景.苏东坡有诗云:“从来佳茗似佳人.”那么,泡佳茗的女人,总能成了旁人眼里的佳人,便不足为奇了.

结束语:这是关于荡漾和开去方面的相关大学硕士和从茶荡漾开去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从茶荡漾开去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由捂月子之殇说开去
坐沙发,清蒸;出去一趟,爆炒;游了个泳,水煮;进了家门,回锅……看看气象台发布的全国高温地图,多地热到发紫(色) 值此境,实担心“情绪中暑”,更可悲.

从太原方言圪字说开去
摘要圪字是太原方言中使用频率很高的字,由它组成的词汇众多 从圪头词的两种语法现象、圪字和村名地名、圪字与歌曲三个方面作了简要阐释 关键词太原方言;圪头词;村落名称中图分类号G12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2.

从我说开去
●刘绍义我们知道,战斗的“战”啦,武装的“武”啦,戍边的“戍”啦,投笔从戎的“戎”啦,都与打打杀杀有关,.

从狗屁文章说开去
西汉扬雄曾论文章为“小”道,其名言是“雕虫小技,壮夫不为 ”今人将劣……文章呼为“狗屁不通”,指文章义理不清,行文不畅 若调侃而.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