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本科论文>材料浏览

关于公共图书馆相关大学毕业论文范文 和全民阅读语境下新加坡公共图书馆社区分馆的规划和建设相关在职研究生论文范文

主题:公共图书馆论文写作 时间:2024-01-20

全民阅读语境下新加坡公共图书馆社区分馆的规划和建设,本文是公共图书馆方面有关硕士学位毕业论文范文与公共图书馆和语境和全民阅读语境方面本科论文怎么写.

公共图书馆论文参考文献:

公共图书馆论文参考文献 公共事业管理论文方向期刊阅读飞魔幻杂志免费阅读图书馆建设杂志

摘 要文章通过实地考察与网络调研,梳理新加坡社区分馆的发展脉络,分析新加坡社区分馆在贯彻全民阅读过程中的馆址规划、馆舍建设、馆藏建设和特色活动的情况.基于新加坡全民阅读语境下社区分馆的规划建设的经验,补充和扩展了现有的阅读推广理论.文章还结合我国社区分馆的发展现状,为我国在全民阅读推进过程中社区分馆的规划建设提出了建议.

关键词全民阅读社区图书馆图书馆规划图书馆建设新加坡

引用本文格式付少雄,陈晓宇. 全民阅读语境下新加坡公共图书馆社区分馆的规划与建设[J]. 图书馆论坛,2018 (9):153-160,59.

0 引言

全民阅读作为“十三五”期间我国的重点文化建设目标,已提升为国家战略[1].推动总分馆制下的公共图书馆社区分馆(以下简称“社区分馆”)建设,为读者提供均等便利的公共文化服务,满足读者的日常阅读需求是实现全民阅读的一种有效途径[2-3].社区分馆与城镇居民生活区融为一体,契合了全民阅读语境下公共图书馆贴近读者的建设宗旨.图书馆总分馆制是指在中心馆或总馆下建设分馆,通过采用政府主导、分层管理、资源共享、多级投入以及普遍均等的模式,最大程度上保障图书馆服务[2]69.而社区分馆是由总馆协调主导共建共享,为满足居民日常阅读需求,在社区范围内建设的社区图书馆[4]35.总分馆制下的社区分馆可获取高水平的服务效益,部分社区分馆的服务效益能超过当前县级图书馆的平均水平[5][6]23.

为满足城镇居民的阅读需求,在全民阅读推进过程中,我国重视社区分馆建设.虽然国内的社区分馆目前发展迅猛,但是总体上仍存在馆间发展良莠不齐的问题.例如,由于缺乏对部分社区分馆规划与建设的明确定位,分馆间的效益水平存在较大差异,部分社区分馆被边缘化[4]36[6]27.相较于国内的社区分馆建设,新加坡社区分馆的建设在总体上更加统筹兼顾.新加坡采用总分馆制进行社区分馆的规划与建设,推动各个社区分馆形成自身的主题与特色,提升了社区分馆在全民阅读推广中的利用率、借阅量和活动参与率.此外,新加坡也将全民阅读的理念深深植入社区分馆的规划与建设中.新加坡作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发达国家之一,通过开展“读吧!新加坡”(Read!Singapore)、“儿童启蒙阅读计划”(kidsREAD!)等全民阅读活动提高国民文化素养,其分布于全岛的26 家社区分馆是新加坡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也是新加坡全民阅读推广的主要场所[7]69.作为以华人为主体民族的国家,新加坡与我国具有很多文化相似性[8],其社区分馆的规划与建设模式,有效促进了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可为我国全民阅读推广与图书馆事业发展提供积极借鉴.

本文采用实地考察和网络调研,梳理新加坡社区分馆的发展脉络,总结新加坡社区分馆在贯彻全民阅读过程中的规划建设情况.重点着眼于分析新加坡社区分馆选址与布局的优势,以及在馆舍建设、馆藏建设与特色活动方面取得的积极成效.基于我国全民阅读建设过程中社区分馆发展的现实需求,为我国社区分馆的规划建设提供有益参考.在提升社区分馆服务效能的同时,创新阅读推广理论,推动国内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

1 新加坡社区分馆的发展脉络

当前新加坡图书馆系统包括公共图书馆、专门/政府图书馆、学术/学校图书馆三种类型,社区图书馆属于公共图书馆.新加坡最早的公共图书馆始于1957 年颁布的《莱佛士国家图书馆法令》,该法令标志着向公众提供免费服务的国家图书馆正式成立.而1968 年颁布的《国家图书馆法案》修正案进一步详细规定了国家图书馆的职能,强调了其在新加坡图书馆事业发展中的领导地位,并统筹社区分馆的建设[9].为完善新加坡图书馆体系,新加坡政府成立图书馆评估委员会(Library 2000 Review Committee),以10 年为周期规划新加坡图书馆发展,并于1994 年颁布了《2000 年的图书馆:为建设学习型国家而投资》(Library 2000:Investing in a LearningNation)这一图书馆建设指南[10].该规划明确要求构建无边界的图书馆网络,与社区和商界建立紧密联系,探索社区分馆建设新模式,以提升新加坡公民吸收与运用知识的能力.为更好地完成“2000年图书馆评估委员会”所规定的任务,新加坡通信和信息部(the 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and Information,MCI)于1995 年9 月1日成立了国家图书馆管理局(The National LibraryBoard,NLB).新加坡社区图书馆由NLB进行统一管理,以总分馆的模式进行建设[11].NLB 于2005 年发起全民阅读活动“读吧!新加坡”(Read!Singapore),并开展“婴幼儿启蒙阅读项目”(The Born to Read)、“儿童启蒙阅读计划”(kidsREAD!)、阅读校园行活动“读吧!同学们”(Read@School)、青少年阅读活动“读吧!年轻人”(Young Read!Singapore).同年,NLB 颁布了第2 个图书馆建设指南,即《2010年的图书馆:为您提供迈向成功的生活新知的图书馆》(Library2010:Libraries for Life,Knowledge for Success)[12].受益于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以及国家层面对社区分馆建设的重视,21 世纪初新加坡社区分馆数量得以迅速扩张,并在购物商城中建立了社区分馆[13].目前正在实施的是《图书馆2020 总体规划纲要:图书馆生活》(Library 2020 Masterplan:Librarieor Life)[14],该纲要以推动全民阅读为目标,培养公民终身阅读的习惯.通过构建学习型社区,强调社区分馆与城市居民生活区融为一体,发挥社群成效,实现建设知识国家的愿景.在前期建设的基础上,新加坡社区分馆2010 年后主要着力于数字图书馆的全面建成,对图书馆的场地与设施进行升级改造,并对前期社区分馆的服务盲区进行覆盖.新加坡社区分馆(含新建图书馆或改造后图书馆)的开馆年份如表1所示(由于新加坡地名、馆名的命名是由四种语言—英语、华语、马来语、泰米尔语混用的,因此,未对地名、馆名进行翻译).

公共图书馆发展程度的国际衡量标准是以公共图书馆服务的覆盖面为标准,而非以公共图书馆数量进行评判[15].当前新加坡图书馆体系包含26家社区分馆.新加坡并未一味追求社区分馆的数量,而是更加强调社区分馆的服务效益.NLB对所有社区分馆进行统一的建设与管理,统筹规划社区分馆的选址布局、运作经费、人员设备、馆藏资源以及服务体系等.NLB把建设特色馆藏与开展特色服务并驾齐驱,不仅提升了社区分馆的服务半径与效益,同时规避了重复建设.此外,NLB会对社区分馆进行用户满意度和需求调查,按统一标准进行考核,对未完成指标的社区分馆进行下一年度的预算消减.这种措施显著增强了社区分馆运营的忧患意识.

2 新加坡社区分馆的规划

2.1 新加坡社区分馆的选址

本文对新加坡国家图书馆与社区分馆进行了地图标注,其中较大图标为国家图书馆,较小图标为社区分馆,如图1所示.

社区分馆按照区域划分与人口数量进行选址,遍布于新加坡全岛.为提供便利可及的图书馆服务,社区分馆多选址于地铁沿线与主干道等交通便利处.与国内选址不同,有将近一半社区分馆开设在购物商城或商业街中.新加坡政府还计划将更多的社区分馆搬入一站式购物商城中,比如,Library@orchard 图书馆选址在新加坡最繁华的乌节路购物商城,租赁两层共计1000 多平方米的空间提供服务,周边还有地铁和15 条公交线路.Bukit Batok 图书馆选址在新加坡环路西购物商城中,租赁1200 多平方米的空间提供服务,周边覆盖有地铁和11 条公交线路.这些根植于购物商城的社区分馆又被称为“Mall图书馆”.相较于其他社区分馆,Mall图书馆有如下优势:首先,Mall图书馆设立在人流密集的商业购物中心,它与居民的日常生活接触更加紧密,便于让更多居民享受到图书馆的公共文化服务[16];其次,Mall图书馆能利用商场中的人流量,拓展公共图书馆业务,开展阅读推广活动、多元素养教育(如健康素养教育、数据素养教育)等;此外,Mall图书馆组织的活动由于其地理位置优势,活动参与率也较高[17]70.这些优势不仅满足了读者对图书馆的新需求,也促进了现代图书馆与社会的同步发展[18-19].

2.2 新加坡社区分馆的布局

新加坡作为城市国家,将全国划分为五个行政社区,分别是东北社区、东南社区、西北社区、西南社区与社区[20],不同社区会设有对应的社区发展理事会(Community DevelopmentCouncil,CDC).CDC 会与NLB 共同规划与建设社区分馆,按照社区的人口密度、商业繁华度、管辖面积等方面进行综合布局,以确保服务的可获取性.其中,社区辖区是新加坡最繁华的商业区,人流量大,因此社区既建有国家图书馆,还设有7家社区分馆.东北社区由于辖区人口数量最多(约130万人),规划有6家社区分馆.西南社区由于辖区面积最大,为保证服务的可及性,也建设有5 家社区分馆.另外,NLB在东南社区与西北社区各规划有4家社区分馆.社区分馆布局如表2所示.

在对社区分馆所在服务社区进行划分的同时,NLB也鼓励社区图书馆开展跨区服务,通过特色活动吸引其他社区的用户.比如,library@chinatown图书馆选址在新加坡唐人街——牛车水附近.该图书馆作为新加坡第一家试用志愿者自助服务模式的社区分馆,面向全岛为中华艺术文化爱好者提供包含书法、文学、传统以及民俗等题材在内的馆藏文献.library@esplanade 图书馆选址在海滨剧院综合体中,作为新加坡首个致力于表演艺术的图书馆,面向全岛艺术爱好者提供音乐、舞蹈、戏剧和电影等领域的信息.除了图书馆馆藏文献,library@esplanade 图书馆还主办各种演艺类的主题节目和展览.

3 新加坡社区分馆的建设

为推动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新加坡近年来不断加大对社区分馆的建设投入,社区分馆的利用率、借阅量与活动参与率得以不断提高.如从2014年到2016年,图书馆注册会员从230万人提高至240万人(该数据剔除了近5年未到访公共图书馆的用户),访问人数从2580万人次提升至2640 万人次[21]1.新加坡社区分馆建设有力助推了“读吧!新加坡”等全民阅读活动,以下将从馆舍建设、馆藏建设、特色活动三个方面对新加坡社区分馆的建设进行分析.

3.1 馆舍建设

为服务于全民阅读活动,吸引读者来馆阅读,新加坡政府对社区分馆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与改造,同时要求社区分馆进行空间再造,设计差异化的主题,以提升馆藏利用率和活动参与率.

(1)提档升级的社区分馆.为适应全民阅读工程实施的需要,NLB对面积较小的社区分馆进行升级,如Jurong West 图书馆于2006 年扩建至4232 平方米,建筑面积是原来的3 倍,BukitPanjang 图书馆于2016 年将建筑面积扩建至2300 平方米.新加坡社区分馆建设面积处于我国社区分馆与中心(区域)图书馆之间,其中面积在1000~3000 平方米之间的社区分馆12 家,3000~5000平方米的8家,5000~10000平方米的3 家,10000 平方米以上的3 家.较大的建设面积为图书馆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提供了空间,也提升了活动参与率.而我国社区分馆虽然数量众多,但是面积较小,提供的座位数与馆藏有限,不利于阅读推广活动的开展以及馆藏建设,对读者缺乏吸引力[22].

(2)差异化的主题设计.为吸引读者到馆阅读,映衬各馆的特色活动与馆藏特色,新加坡的社区分馆会采用不同的主题元素对图书馆进行整体设计.如Library@Chinatown图书馆主要以中华文化策展与*、汉字演变、中国绘画等具有强烈中华文化色彩的主题组织活动,并围绕琴棋书画、中国方言进行馆藏建设.为了映衬其特色,该馆以中华文化与艺术为主题进行馆舍设计.Central 图书馆是世界第一家儿童绿书馆,该馆以环境为主题,以绿色为理念将儿童阅读区设计成“树屋”(TreeHouse)样式,培养儿童环境素养,促进儿童环保类书籍的阅读意愿[7]70.

社区分馆还针对不同群体类型进行主题设计.如Woodlands Regional 图书馆以自然与环境为主题,为儿童专门设计阅读园区,为家庭提供阅读的有利环境.阅读园区由4 个区域组成:“故事世界”设有亲子阅读角,摆放有图画和幼儿书籍,鼓励父母与子女共同阅读;“语言世界”摆放有中文、马来文和泰米尔文的儿童读物,突显语言价值;“创意世界”主要展示儿童的创意写作和艺术作品,激发儿童创新意识;“学习的世界”摆放有信息方面的书籍与童话书籍,鼓励儿童阅读.而Bukit Panjang图书馆以阅读旅行为主题,将图书馆设计为机翼状,机翼一侧设有青少年阅读空间.PasirRis图书馆配备有青少年休闲区,设置涂鸦墙鼓励青少年勇于表达.

3.2 馆藏建设

新加坡社区分馆为配合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近年来积极进行配套的馆藏建设,通过优化馆藏结构开展数字信息服务,提供丰富的纸质馆藏文献以满足差异化的阅读需求,增强面向不同年龄层读者的馆藏文献以助推全民阅读.

(1)不断优化的馆藏结构.相较于传统信息服务,图书馆的数字信息服务能促进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是图书馆绿色信息服务建设的方向[23].近年来新加坡社区分馆不断优化馆藏结构,推动馆藏文献从纸质向数字资源的转型,从2014 年到2016 年,纸质资源从873 万册(占71.27%)减少为755 万册(占62.24%),数字资源从352 万册(占28.73%)增长到458万册(占37.76%)[21]1.新加坡政府也在全民阅读推广中大力推行数字阅读.“读吧!新加坡”为读者提供移动阅读服务,读者可通过“Mobile-Read”客户端免费阅读包含4种语言的书籍,还可通过“掌上图书馆”(Library-in-your-pocket)享受阅读下载服务.社区分馆也采取相应措施进行数字阅读推广,开展绿色信息服务,弥补数字鸿沟.比如,library@chinatown 图书馆提供iPad 供读者阅读.Ang Mo Kio、Bukit Merah和Bedok图书馆提供免费数据库下载服务,读者还可免费外借iPad、电子阅读器与有声读物*.JurongWest 图书馆开设有数据库的培训课程,参与培训的读者可借用相关设备阅读.

(2)全面丰富的纸质馆藏.相较于国内社区分馆,新加坡社区分馆拥有充足的空间进行馆藏建设.为满足全民阅读活动中读者差异化的需求,新加坡要求每家社区分馆都提供有4种语言的馆藏文献,并且全面建设艺术哲学、文学历史、娱乐旅游、健康健身等各个门类馆藏文献,同时形成各自馆藏特色.其中,纸质馆藏数量在40 万册以上社区分馆3 家(占11.54%),20 万~40万册间的12家(占46.15%),10万~20万册间的10家(占38.46%).而数量在10万册以下的仅1 家(占3.85%),即library@chinatown 图书馆,其拥有约4.4 万册纸质馆藏,65%为中文馆藏,其中约3 万册为有关中华文化与艺术的馆藏文献.社区分馆的丰富馆藏能有效满足各类人群需求,增加阅读推广活动主题的可选择性.

(3)增加面向不同年龄层读者的馆藏文献.新加坡全民阅读工程将受众划分为儿童、青少年、成年人,每年为各年龄层读者推荐读物,以满足全民阅读中各年龄层需求.社区分馆也根据人群差异进行馆藏建设,有效提高了馆藏利用率.①面向儿童的馆藏文献:Woodlands Regional图书馆藏文献有亚洲儿童文学作品集,包括可追溯到1900 年代的罕见出版物,旨在提高人们对亚洲文化遗产与儿童文学的了解;TampinesRegional 图书馆为促进中文阅读,*有超过3.2 万册的中国儿童读物,鼓励儿童阅读中文读物.②面向青少年的馆藏文献:Cheng San图书馆*有面向13~19岁青少年的读物,以完善从儿童到成人系列间的馆藏结构;PasirRis图书馆通过青少年书籍的视频展示,利用可视化的手段激发青少年的阅读热情;library@esplanade 图书馆针对青少年兴趣*有舞谱、电影与戏剧剧本、古典与流行CD,以及电影戏剧、舞蹈表演与歌剧制作录像.③面向成年人的馆藏文献:Jurong West图书馆*有包含商业、家庭和育儿等在内的各类馆藏文献,以满足专业人士和年轻父母的需求.Bukit Batok 和Geylang East 图书馆*有成年人主题的英文书籍.

3.3 特色活动

在全民阅读语境下,读者对于图书馆的需求正发生改变,图书馆不再只是借书与藏书的场所.公共图书馆需要开展各类活动以提升读者阅读意愿,图书馆传统指标流通量开始让位于活动量[20]7.为推动全民阅读,NLB 在《图书馆2020总体规划纲要》(Library 2020 Masterplan)中制定分龄与终身阅读策略,将促进全民阅读视为核心任务.为贯彻规划纲要,社区分馆每周会定期面向所有人群开展读书会和研讨会、表演和展览、校园参观日和信息素养教育、学校假期计划以及外展服务(即在图书馆以外的场所举办活动)等.每家社区分馆都会拥有自身的特色活动.

(1)成立面向各类人群的读者俱乐部.2005年新加坡全民阅读活动主题为面向出租司机的“总结来时路,盼望新天地”(Coming of Age),Ang Mo Kio 图书馆为响应全民阅读成立出租车司机与朋友阅读俱乐部(Taxi Sifu& FriendsReading Club),每月定期举办读书探讨会,探讨中国古典、历史与传记在内的各类书籍,除出租车司机外还吸引了社会各界人士.Bishan图书馆成立老年人中文阅读俱乐部(Seniors’ChineseReading Club),该俱乐部每月举行一次普通话书籍讨论会,会议由图书馆员协助,内容包括短篇故事和汇编、流行歌曲或本地作品.JurongRegional图书馆成立有面向13~19岁年轻读者的“Pseudo”读者俱乐部,每月就特定专题进行分享,会议会指定专人分享主题信息,讨论以各种创造性的方式进行,例如互动游戏或测验等.图书馆员也将出席会议,以监督演示和讨论流程,提供相关阅读材料.同时,社区分馆也成立有除阅读外的其它主题俱乐部以增加人气, 如PasirRis 图书馆面向手工爱好者成立有“D.I.Y”俱乐部,Bishan图书馆成立有为微型艺术作品爱好者提供艺术制造技巧交流平台的艺术家交易卡俱乐部(Artist Trading Cards Club).

(2)设立多元化的活动项目.为在全民阅读推广过程中践行“寓教于乐”理念,社区分馆力求通过特色活动的开展,营造轻松愉悦的阅读氛围.为推动“ 儿童启蒙阅读计划”, BukitPanjang 图书馆面向6 岁以下儿童设置有非结构化游戏项目,项目在故事活动室进行,游戏过程中家长可利用各类书籍和教辅材料与孩子一起阅读.PasirRis图书馆组织有面向7~9岁儿童的读书会,制定各类儿童主题培养儿童阅读习惯.

为开展阅读校园行活动“读吧!同学们”,Bukit Merah 图书馆联合9 所中小学进行校园阅读推广,通过访问学校开展图书借阅、活动宣传、会员招募等活动.Jurong Regional 图书馆是新加坡首家面向青少年的图书馆,通过举办歌唱表演、舞台演出、创作比赛等鼓励同学们勇于向同龄人表现自己,激发青少年创造力;为促进青年阅读活动“读吧!年轻人”,library@orchard图书馆作为新加坡首家面向年轻人(18~35岁)的公共图书馆,通过举办系列音乐节,邀请乐队来馆表演,设置咖啡馆、音乐室等来吸引年轻人来馆阅读,提高活动参与率.Bukit Merah 图书馆联合7所青年俱乐部进行阅读推广,鼓励年轻人通过书籍探讨来拓宽思想.

4 结论与启示

4.1 结论

新加坡社区分馆的规划建设有效助推了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其发展模式对于阅读推广理论创新,以及我国全民阅读工程推进都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本文通过分析新加坡社区分馆阅读推广的实际建设情况,归纳了其规划与建设的内容属性特征,如表3所示.

全民阅读推广的理论特征包括属性定位、目标人群、服务形式和价值基础[24]4,本文从这四个维度对新加坡的阅读推广实践进行了总结:(1)对于属性定位,新加坡社区分馆承担的主要责任是为读者提供便利的阅读服务,阅读推广既是社区分馆提供的基本服务,也是图书馆服务的一种形式.(2)对于目标人群,一般是将人群按照阅读能力划分为普通与特殊人群[24]6.新加坡社区分馆的目标人群划分更为明确;按年龄划分为婴幼儿、儿童、青少年、中年人与老年人;按职业划分为公务员、医护人员、出租车司机等;按兴趣划分为手工、音乐、中华文化等爱好者.(3)对于服务形式,新加坡社区分馆的全民阅读活动呈现出形式多样与推陈出新的特征.形式多样体现在新加坡的社区分馆通过各种各样的活动,如读书会、艺术表演等来吸引读者参与和融入;推陈出新表现在新加坡社区分馆的活动经常会更新其题材和内容,创意不断.同时,新加坡社区分馆的服务形式也体现了系统性,通过成立读者俱乐部,开展系列阅读活动,打造社区分馆全民阅读品牌,实现了“人-活动-空间”的有效结合.(4)对于价值基础,新加坡社区分馆既保持了图书馆信息服务的“普遍均等”原则,也体现出“介入式服务”的特点[24]10.在“普遍均等”方面,新加坡社区分馆充分考虑到了本国不同民族间的文化需求,在信息服务中既满足了主体民族——华人的阅读需求,也照顾到了其他少数民族(如马来人、印度人等)的特色文化需求.在“介入式服务”上,新加坡社区分馆依据年龄、职业、民族等差异推荐读物,并举办特定主题的推广活动.

4.2 启示

新加坡通过高质量的社区分馆规划与建设打造了健全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为新加坡全民阅读工程的顺利推进提供了有力支撑,其社区分馆的规划与建设模式,可以为我国全民阅读推广与图书馆事业发展提供参考.

(1)推动总分馆制下的社区分馆建设.我国社区分馆的规划与建设存在定位模糊,效益水平差异大,部分社区分馆边缘化的问题[4]36[6]27,而总分馆制下的社区分馆是保障均等服务、提升服务效能的有效路径[5]20.我国的社区分馆可以学习新加坡的经验,成立图书管理委员会负责统筹规划社区分馆的选址布局、运作经费、人员设备、馆藏资源,以及服务体系等;由图书馆所属的文化管理部门负责对社区分馆的建设进行试点,对服务效能显著的社区分馆予以奖励与资助,在城市中进行推广形成示范效应,建立行业规范;对社区分馆的用户满意度与需求进行定期调研,改善社区分馆服务质量;建立统一的绩效考核体系,并与社区分馆的人员经费挂钩.

(2)优化社区分馆的选址布局.全民阅读工程要求公共图书馆扩大服务半径,为居民提供便利的公共文化服务.我国可借鉴新加坡在购物商城中建设社区分馆,对Mall图书馆运营模式开展试点工作.同时,在对社区分馆进行选址布局时,应综合考虑周边交通、社区人口、辖区面积、周边设施,以及当地人流量等.在国内文化精准扶贫的大背景下,还应保障贫困地段的分馆建设,为居民提供均等的图书馆服务,增强图书馆在全民阅读中的影响力.

(3)探索新型多元的建设模式.当前国内公共图书馆总分馆间的主题设计与馆藏建设存在着重复建设的问题,并未有效实现效率化[25],而新加坡社区分馆建设模式可为我国提供借鉴.国内应转换传统的图书馆建设模式,在社区分馆的建设过程中,各个分馆可通过主题设计进行空间再造,进行特色馆藏建设和活动开展,形成各馆鲜明的特色.主题鲜明的图书馆在提升馆藏利用率和活动参与率的同时,也避免了图书馆的重复建设.国内社区分馆的面积与馆藏量往往有限,导致居民访问意愿较低.在全民阅读工程的建设过程中,应对社区分馆进行提档升级,与社区联合共建,保障拥有充足的面积与馆藏量,关闭访问率较低的社区分馆,优化公共图书馆布局.

(4)提供个性化的读者阅读服务.当前国内全民阅读推广过程中也在力推个性化服务,但较少针对职业等方面差异举办主题活动.读者的阅读需求因其年龄、职业和性别等方面会具有差异性.为契合全民阅读语境,社区分馆可以面向儿童、青少年与成年人,打造符合各年龄层读者偏好的阅读空间,有针对性地开展读者活动.例如,可借鉴新加坡“婴幼儿启蒙阅读项目”,主打早期启蒙教育,吸引家庭到馆阅读;开展阅读校园行活动“读吧!同学们”,与校园联合举办图书借阅、活动宣传等活动,进行青少年阅读推广;成立类似“出租车司机与朋友阅读俱乐部”俱乐部,吸引特定职业的成年人.同时,还可成立基于各年龄层、不同主题偏好的读者俱乐部,加强读者交流,促进社会化阅读,以形成全民阅读的长期效应.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EB/OL]. [2017-08-26].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lh/2016- 03/17/c_1118366322.htm.

[2] 田丽,高文静. 总分馆服务模式下的儿童阅读推广实践研究——以大连少儿馆为例[J]. 图书情报工作,2017,61 (4):69-75.

[3] 苏雁. 苏州图书馆:总分馆模式推动全民阅读[N].光明日报,2013-08-04 (04).

[4] 常林. 面向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社区图书馆建设对策[J]. 中国图书馆学报,2003,29 (2):35-37.

[5] 邱冠华. 公共图书馆提升服务效能的途径[J]. 中国图书馆学报,2015,41 (4):14-24.

[6] 邱冠华. 新世纪以来国内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建设回顾与思考[J]. 中国图书馆学报,2017,43 (4):18-31.

[7] 许桂菊. 新加坡图书馆空间再造的启示[J]. 大学图书馆学报,2016,34 (3):69-74.

[8] 付少雄,林艳青,陈晓宇. 中国与新加坡图书情报学研究生培养对比——以武汉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为例[J/OL]. 图书馆论坛2018 (2017-07-21)[2017-08- 19]. http://kns.cnki.net/kcms/detail/44.1306.G2.20170721.1536.004.html.

[9] History of National Library Singapore [EB/OL]. [2017-09- 30]. https://www.nlb.gov.sg/About/History ofNational Library Singapore.aspx.

[10] Singapore National Library Aboard. Library2000:In?vesting in a Learning Nation[EB/OL]. [2017-10-16].http://eservice.nlb.gov.sg/viewer/BookSG/25ff0916-08-4024-bf78-1e905d699f3b.

[11] Singapore National Library Aboard. About NLB [EB/OL]. [2017-09-28]. http://www.nlb.gov.sg/About/AboutNLB.aspx.

[12] Singapore National Library Aboard. Library2010:li?braries for life,knowledge for success[EB/OL]. [2017-10- 17]. http://trove.nla.gov.au/work/32877973?q&versionId等于40180488.

[13] 崔丽. 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管理局的法人治理结构[J]. 图书与情报,2014 (3):67-73.

[14] Singapore National Library Board. Strategic Plan Into2020[EB/OL]. [2017- 09- 01]. http://www.the?hitchhiker.com.sg/work.html#section-3.

[15] 吴秀珊. 流动图书馆、自助图书馆、城域网与图书馆泛在服务[J]. 图书馆杂志,2013,32 (3):43-45.

[16] Morris A,Brown A. Siting of public libraries in retailcentres:Benefits and effects[J]. Library Management,2004,25 (3):127-137.

[17] 熊太纯. 国外MALL 图书馆建设对我国图书馆的启示[J]. 图书馆杂志,2012 (11):71-74.

[18] 吴建中. 再议图书馆发展的十个热门话题[J]. 中国图书馆学报,2017,43 (4):4-17.

[19] 吴建中. 走向第三代图书馆[J]. 图书馆杂志,2016,35 (6):4-9.

[20] 新加坡国家概况[EB/OL]. [2017-10-13]. http://www.shandongbusiness.gov.cn/public/html/news/201305/261848.html.

[21] NLB’s Key Trends 2014 - 2016[EB/OL]. [2017-08-24]. http://www.nlb.gov.sg/Portals/0/Docs/AboutUs/NLB_s%20Key%20Trends%202014-2016.pdf.

[22] 高小军. 以社区为中心的现代社区图书馆服务模式研究——以深圳市罗湖区“悠·图书馆”为例[J]. 图书馆论坛,2017,37 (3):57-66.

[23] 徐益波,亢琦,张幼君. 图书馆绿色发展的理论要义与实践路径[J]. 图书馆论坛,2017,37 (3):15-19.

[24] 范并思. 阅读推广与图书馆学:基础理论问题分析[J]. 中国图书馆学报,2014,40 (5):4-13.

[25] 罗雪明. 论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制的可持续发展[J].图书馆论坛,2010,30 (3):20-22.

作者简介付少雄,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博士;陈晓宇(通讯作者,xiaoyu001@ntu.edu.sg.),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博士.

收稿日期2017-12-12

(责任编辑:周坚宇;英文编辑:郑锦怀)

此文结束语:本文论述了关于公共图书馆和语境和全民阅读语境方面的相关大学硕士和公共图书馆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公共图书馆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家庭阅读是公共图书馆推广全民阅读的主要方向
商继娟摘要本文论述了公共图书馆推广全民阅读工作的方向和举措,指出家庭阅读是构建书香社会的根本途径 关键词全民阅读 家庭阅读 基础 家教 家风(作者简介商继娟, 女, 本科, 德惠市图书馆,馆员,研究方.

公共图书馆在全民阅读中的作用和
叶 卓(西北民族大学图书馆 甘肃 兰州 730070)摘 要阅读是我们认识世界最为便捷的途径,也是文化传承、民智开启与民族素质提升的重要方式 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开始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阅读随.

县区级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建设模式
赵玉花(珠海市金湾区图书馆 广东 珠海 519000)摘 要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建成和推广是县区级现代化公共图书馆未来的发展趋势,是推进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化的有效手段和重要载体 本文简要陈述了.

公共图书馆少儿阅读推广活动策划策略探析
【摘 要】在公共图书馆的飞速发展下,更应将重点放在少儿的身心健康发展中,积极开展少儿阅读活动,促进少儿的身心健康发展 同时,在少儿阅读活动开展的过程中对促进公共图书馆的发展也有着极大的作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