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本科论文>材料浏览

关于自杀排练相关论文范文文献 与自杀排练方面毕业论文的格式范文

主题:自杀排练论文写作 时间:2021-05-14

自杀排练,本文是关于自杀排练相关学士学位论文范文和排练和自杀类论文范文文献.

自杀排练论文参考文献:

自杀排练论文参考文献

1.死亡电话

黑漆漆的房间里,手机铃声陡然响起,瞬间划破屋子的宁静.

“喂.”段小威有气无力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接通了电话.

“段警官吗?这里有人要上吊!”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一个女生紧张的声音.

段小威的脑袋立刻清醒了,问道:“是谁?在哪里?”他一边说,一边看了下手机屏幕,是一个叫“梅子青”的女生打来的电话.

可是……她是谁?段小威想不起自己怎么会有这个女生的号码.

“桃花源路23号桃花源小区,1栋304室.”梅子青的声音有点发颤,停顿了一秒钟后,她又加了一句,“不过,隔壁的这个男人,现在还没有死.他应该过一会儿才会上吊.”

“啊?”段小威顿时恼火起来,对着电话大声说道,“你在开什么玩笑,很好玩吗?”

“不是啊,段警官,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你听我说……”

段小威没有给她说下去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又连着响了几次.段小威干脆把梅子青的号码拉黑.

“真是有够无聊的.”他一边咕哝着说,一边重新钻进被窝.

2.自杀视频

清晨六点整,段小威站在桃花源小区1栋304室房间里.

客厅里,一个死人正挂在平时用来健身的杠杆器械上,他就是屋子的主人丁锐.此时正是初冬季节,可是他却穿着短袖和短裤.从他健壮的身材可以判断出,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

半个小时前,段小威还在温暖的被窝里睡着,结果就接到同事曹杰的电话,说桃花源有人自杀.

他终于意识到,原来半夜接到的报警电话,不是做梦,是真的.

这次报案的人,是丁锐的同事韩明和林教授.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查看邮件,然后就看到丁锐半夜三点发的那封邮件,还有视频.”

韩明朝丁锐看了一眼,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

视频是丁锐在自杀前录制的.

“我们的实验项目,出了一点纰漏—— 事实上,是被我们内部人泄露给了对手.这意味着什么,我们都清楚.作为项目小组长的我,难辞其咎.现在,唯有一死.”

视频里的丁锐,脸色和平时一样,没有什么变化,眼睛里却是满满的绝望.他的声音在发颤,尤其是在说到“死”字的时候,他的声音拖了很长.

然而,当他刚说完这个字,画面就忽然被切断了,仿佛忍受不了现实的痛苦,只能匆忙死去一样.

事实上,从他这段视频录制的时间,和经过尸检判断,20分钟后,丁锐确实死了,自杀成功.

“项目泄露的话,会导致什么样的损失?”段小威在看完整段视频后,扭头看着林教授,问道.

“不好说.最少,会损失一个亿吧.”林教授的声音微微发颤.

韩明听到林教授说“一个亿”的时候,他的眼皮跳了跳.这个数字,还是保守的.一旦这个科研项目顺利完成,投放到市场,创造的经济利益简直无法想象.

一瞬间,他的脸上显现出悲伤的神情,他完全懂得丁锐自杀的无奈.到底是谁,把核心内容泄露了呢?

难道是……丁锐自己?把核心内容卖给别人,然后畏罪自杀?想到这里,韩明情绪复杂地看了看林教授.

正当韩明胡思乱想之际,段小威紧紧地盯着这一段视频翻来覆去地看,他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可是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还有那个梅子青的电话……想到这里,他后颈一凉.因为,他已经想起来,自己为什么有梅子青的电话了.

在这套房子里,一年前也死过一个女生,叫晴一梅.当时,她也是吊死在这个健身器械上的.

据说晴一梅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生,但是却挪用了一笔数额庞大的公款,最后事情暴露,她选择了自杀.至于巨款的流向,最后成了谜.

段小威当时为了调查这桩自杀案,特意走访了晴一梅的几个邻居,梅子青就是其中之一.她住在晴一梅隔壁,是个非常神经质的女生.在回答段小威的问题时,梅子青吞吞吐吐.于是,段小威给她留了号码,说一旦想起什么,可以随时找他.

虽然后来各方面证据都表明,晴一梅是畏罪自杀,但是没想到,一年后,住在这套房子里的丁锐居然也以同样的方式了结了生命.

段小威想到这里,拨打了梅子青的电话.

3.预言少女

梅子青是一个画家,神经衰弱得厉害,常常整夜整夜睡不好.

“很多时间,当我睡不好的时候,就起床走到这里.”梅子青倚靠在阳台上,神情恍惚.

昨天晚上,她一夜未睡.在给段小威打了电话,却被斥之为“无聊”后,她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看到了幻觉.

“说说,你为什么认为自己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段小威是带着曹杰一起来找梅子青的.虽然曹杰根本就不信超能力之类的事情.

梅子青默默看了一眼隔壁楼的阳台,声音涩涩地说:“最早是因为晴一梅.当时,她住在隔壁.我记得很清楚,在她死前一个星期,我连续两次看到她的身子挂在那个架子上.”

“两次?”段小威和曹杰迅速交换了眼神.

“看到?你是去她的房间,还是眼神能透过墙壁,看到这一切?”曹杰忍不住讥笑.

梅子青没有理睬曹杰的话,淡淡地说:“是的,就是站在这个位置看到的.一次是晚上,一次是傍晚.”她指了指阳台角落,说,“晴一梅房间的窗帘应该是拉上的.”

“拉上你还能看到?”曹杰的脸上更加不耐烦了,他责备地瞪了一眼段小威,却发现后者正一脸吃惊地看着对面楼.顺着段小威的眼神望过去,曹杰的表情也变了.

原来,304对面楼的房间,竖着一个大大的穿衣镜.所以,只要对面楼和304房间的窗帘没有拉,站在梅子青刚才指的阳台角度,倒是完全可以看到死者在器械上上吊的景象.

“第一次是半夜,当时我睡不着,于是走到这里吹风,然而,我却看到,晴一梅的身子吊在器械上.”梅子青说到这里,脸上浮起一种怪异的紧张.

“当时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拼命揉眼睛.等我再次仔细看的时候,铁架子上却没有吊死鬼了.我当时很害怕,忙跑回房间睡觉了.可是一想到隔壁挂着一个死人,又睡不着.”

“你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等我反应过来要报警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当时,我听到隔壁关门的声音.我从猫眼中看到晴一梅居然出门了,而且脸上的表情还很高兴.”

“于是,你认为是自己看错了?”段小威轻轻呼了一口气,他也觉得,应该是梅子青看错了.

梅子青的脸色变了变,牙齿紧紧咬着下唇,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如果说,晚上这次是我看错了,那么第二天傍晚,我清清楚楚地看到,晴一梅穿着大红色的裙子,飘飘荡荡挂在那个杆子上.”说到这里,梅子青整个人神色都变了.

她的手紧紧握着阳台栏杆,说:“当时我以为,又是自己的幻觉.可是这次的幻觉如此清晰,让我怕得浑身发抖.于是,我回到房间吃了安眠药,很快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然而,我又听到晴一梅开门回家的声音.”

曹杰听到这里,表情也凝固了.他看了一眼段小威,段小威的神态也只是强装镇定.

“这些情况,当时调查晴一梅的时候,你怎么没有给我说呢?”段小威终于忍不住问.

梅子青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因为……我也觉得这一切是无稽之谈.尤其是在后来,晴一梅真的死了.她穿着大红色的裙子,身子就这样吊在空中……我真的不敢说.”

“所以你就认为,自己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错,是预知死亡的能力.”梅子青狠狠地瞪了曹杰一眼,“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昨天晚上,我又看到隔壁男人上吊自杀的情景,于是给段警官打了电话.如今,隔壁的男人真的吊死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事实上,如果你们早点听我的,这个男人就不会死了.”

段小威听到这里,薄薄的嘴唇抿紧了.

离开梅子青家的时候,她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俩,神秘地说道:“其实,我认为这是一套会带来死亡的房子.所有住在304的人,最终都会以上吊的方式结束生命.”

话音刚落,梅子青就“砰”的一声,把大门关上了,只剩下段小威和曹杰面面相觑.

4.联手探案

“难道说,世界上真的有预言?”段小威一边开车,一边自言自语.坐在副驾上的曹杰有点疑惑,不过他想了想,最终还是说:“应该……是没有的吧.”

可是,他的这句话,说得底气也不足,毕竟梅子青的预言电话,是在丁锐死亡之前.

而在段小威和曹杰的调查下,他们发现,那套304室对面的有镜子的屋子,并没有住人,是空着的.

虽然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丁锐是自杀的,但是,段小威的心里,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这天晚上十点多,段小威去找老朋友顾玉虎.顾玉虎是N城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主攻物理学.看到段小威心事重重的样子,他打趣道:“又遇到什么难题了?”

段小威叹息道:“早上我遇到一个有预知未来能力的少女.”

“预知未来?”顾玉虎的眼睛亮了.

段小威把丁锐的案件说了一遍,顾玉虎听完,陷入沉思中.

“从物理学角度来说,预知未来也未必不可行.”顾玉虎一本正经地说,眼神中闪烁着戏谑.

段小威没好气地说:“就给你直说吧,我不觉得这是个自杀的案子,尤其是晴一梅的几次自杀,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至于神秘的预知能力,更是扯淡.”

顾玉虎笑了笑,说道:“那你怎么看?”

“我认为,这里面有人在故弄玄虚.最有可能的是,晴一梅和丁锐的死,是有牵连的.”

“你查过他俩的关系吗?”

“根据之前掌握的线索,晴一梅只是租了丁锐的房子,就是304室.在她死后,这套房子一直没有人租,于是房东,也就是丁锐,自己搬进来住了.”

顾玉虎点了点头,然后和段小威研究起丁锐自杀前的那段视频.

直到视频里传来丁锐最后的那一声“唯有一死”后,顾玉虎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啊,居然没有发现其中的问题?”

“问题?有什么问题?”

顾玉虎也不解释,只是说:“走,去现场看看.”

5.自杀真相

此刻,已经是*12点,段小威和顾玉虎站在了304屋子里.

晴一梅和丁锐都是死在北面的房间里,房间的窗帘是拉不严实的.

顾玉虎绕着房间看了一圈,又趴在他俩吊死的铜杆子上,敲敲打打了半天.随后,他拿了根绳子,在铜杆子上打了个圈,然后把脑袋在绳圈里探出探进.

段小威吃惊地看着他,问道:“你在干吗?”

顾玉虎没有回答他,然后将脑袋伸了进去.随着两声清脆的“咯嗒”声响,铜杆子的两头直接收缩,整个横杆往下平移了将近50公分,最后忽然“咔哒”一下,杆子停在支撑杆的边缘,被紧紧地卡住了.顾玉虎的脚踩在了地上,双膝弯曲,脑袋从绳圈里探了出来.

段小威一把抓住顾玉虎的手臂,大叫道:“你不要命了!”

顾玉虎拍了拍手,摸摸自己被绳子勒得生疼的下颚,说:“其实一切都很简单,包括你的直觉也很准,那个视频有问题,在他说完那句话的后面,如果我没有推理错,应该是一声响亮的关门声.”

接下来,顾玉虎说了自己的猜测.

晴一梅和丁锐应该是认识的,甚至晴一梅挪用公款,这笔款子很可能是给了丁锐.然而两者之间发生了问题,于是丁锐决定杀死她.

丁锐利用健身器械,让晴一梅在昏迷的时候,造成上吊自杀的假象.

可是由于健身器械本身的安全性设置,在铜杆承受重量到一定界限后,会自动往下滑,所以,丁锐索性将横杆固定死.而之前梅子青看到,晴一梅上吊两次,其实是丁锐在实验,看铜杆能不能完全承受住晴一梅的重量.

晴一梅醒来后,很可能只是觉得下颚处有点痛.这个可怜的姑娘,完全没有意识到,丁锐要杀死她.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晴一梅第二天还能若无其事地出门.

“第三次,丁锐终于得手,将晴一梅吊死在铜杆上.”

听到这里,段小威倒吸了一口凉气,站起来盯着健身器械仔细看了半天.果然,在横杆的固定位置上,有人曾经用钢钉加固过.

“然而,丁锐的死,一定是有个第三者.这个第三者在发现晴一梅死亡的真实原因后,也采用了让丁锐吊死的形式.只是这次,他做得更加漂亮,不但有个视频可以为自己洗白,而且还发送邮件,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

“你的意思是,凶手强迫丁锐录制了视频?”

“不,视频是丁锐心甘情愿录制的,他的神态做不了假.”

“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先把凶手逮住再说.”

6.罪有应得

韩明背着双肩包,站在机场.

候机大厅里,温柔的女声正提醒着乘客做好登机准备.韩明站起身来,恋恋不舍地往后看了一眼,忽然,他的脸色变了.

段小威、曹杰,还有林教授,正朝着自己奔来.

韩明双腿一软,跌倒在座位上.

“当我发现,原来是丁锐害死了梅梅以后,我就决定,要为她报仇.”说这句话的时候,韩明已经在警局了.

段小威一边听,一边做笔录.事实证明,顾玉虎的推测是正确的.

“一年前,丁锐因为赌钱,欠下,然后,他动起了梅梅的脑筋.梅梅只是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女孩子,哪里禁得住丁锐这个老奸巨猾的畜生勾引.

“后来,他算好梅梅下班回家的时间,故意录制视频,说自己违规筹钱,要以死谢罪,梅梅怎么能看着他去死呢?于是,就开始挪用公款.”韩明说到这里,情绪非常激动,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

“后来,梅梅要求丁锐带她离开,可是,丁锐根本不可能为了她离开这里.于是,他杀死了梅梅,还造成了她自杀的假象.等我终于查清楚了以后,决定杀死丁锐,给梅梅报仇.”

“所以,这段视频,其实是去年的?”段小威听到这里,恍然大悟,怪不得明明是初冬,丁锐居然穿着短袖短裤,“那么,泄露项目内容的人是你?”

“不是,我怎么会做这样下三滥的事情.”韩明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盯着自己的,说,“其实,我只是想给梅梅报仇.”

只是,这仇虽已报,他的人生,却已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责编:木须 2296078625@.com)

上文结论,此文是一篇关于对写作排练和自杀论文范文与课题研究的大学硕士、自杀排练本科毕业论文自杀排练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文献综述及职称论文参考文献资料有帮助.

键盘侠会吃人:北京姑娘写遗书被救后再自杀
5月20日晚,网友菲妥妥穆修修在微博上发了一封遗书,迅速引起了全国数万名网友的转发与关注 这位20出头的姑娘在遗书里写道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是位护士的她,父亲因公司经营出现问题,为了还债卖房、用自己的名.

攀比引发蝴蝶效应:继子自杀揭开惊天秘密
群暗战余波难平2006年5月1日,耿韬登录大学同学群,发现大家都在群里发祝福花瓣雨 耿韬痛心地意识到,马艳已彻底从他的生命里退出了 酸涩往事在耿韬心中起起伏伏……耿韬198.

13岁那年,我的父亲自杀了
13岁那年,我的父亲自杀了 他被诊断为双相性情感障碍,又名“躁郁症” 但在20世纪50年代,没人知道该如何治疗这种疾病 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自杀死的 母亲告诉年幼的孩子们,爸爸因.

基于人格特征的大学生自杀意念前瞻性判别函数
中图分类号院G444 文献标识码院A DOI院10 16871j cnki kjwhb 2018 01 061摘要采用人格特征数据为自变量,建立了大学生自杀意念的前瞻性判别函数,判别函数的正确判别率为.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