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论文模板>材料浏览

关于杂志类硕士毕业论文范文 和阵中点将《中国书画》杂志提名青年水墨邀请展河北篇类毕业论文范文

主题:杂志论文写作 时间:2024-05-04

阵中点将《中国书画》杂志提名青年水墨邀请展河北篇,本文是关于杂志类硕士学位论文范文与《中国书画》和点将和邀请展类论文范文例文.

杂志论文参考文献:

杂志论文参考文献 中国教育教学杂志中国中医急症杂志中国现代医学杂志中国美容医学杂志

编者按:2017年5月27日下午,由中国书画杂志社主办、港澳传媒华语国际台协办的“阵中点将—《中国书画》杂志提名青年水墨邀请展·河北篇”在《中国书画》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了李文岗、李晶彬、田红岩、白联晟、张子健、丁文娜、刘春丽、崔强、南方、李天锁、张艳、任重志、白珂、蒋非然、郑金阁这十五位画家的六十余幅作品.开幕式以研讨会形式举办.北京理工大学设计与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王东声主持了此次学术研讨会.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画学院人物画系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王晓辉,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韩朝,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屠鸿辉以及参展画家李文岗、白联晟、张子健、丁文娜、南方、李天锁、张艳、任重志等出席了开幕研讨.现将研讨会发言纪要大致按照现场发言顺序节选刊发,以飨读者.

王东声(北京理工大学设计与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首先欢迎大家来到展厅.刚才各位参观了展览,有一些交流探讨,也算把这个“题”启动了.下面大家可以根据今天的主题或者大家的创作,进入“散打阶段”,进行自由发言.

张艳(中国环境管理干部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今天特别开心,因为看到大部分的参展作者是我的老师,借这个机会也一并感谢中国书画杂志社.我的参展作品是前一段时间经常画的“静物画系列”.这个系列受启发于我2016年底到2017年初去看的一些佛像和有关敦煌壁画的资料,我想用这种形式去表达它,希望老师们多给予指导,谢谢大家.

南方(河北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副秘书长):我也是发自内心感谢中国书画杂志社.因为河北的画家很少能集体出来展示,平时一般都是学院或者是美术家协会组织的一些活动.刚才参观展览的时候听到老师们讲“河北的力量”—其实我们现在经常说到“河北的力量”,但是可能从来没有过一个有关河北的学术栏目.这个展览虽然参展作者都是年轻艺术家,但是很有意义.当时重志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觉得这是好事,这事可行.

张子健(河北省中国画学会理事):我也是由衷感谢中国书画杂志社给我这次机会,这次展览对我的启发挺大的.我原来就在自己的田里面进行小的光和作用,现在感觉远远不够.今天看到更多年轻画家的作品,面目非常新颖,给我的启发很大—这是真正的光和作用,我会很珍惜,非常感谢大家.

白联晟(河北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中国画系主任):顺着刚才和东声聊到的话题,我有几点想法:第一,创作状态其实就是想什么就画什么,不为市场、不为别人所干扰,但是每个人都生活在社会大环境当中,又不可能不管不顾,这本身就是矛盾的.刚才我们看画,能看出作者在创作过程中的所想所悟,但每个人的创作状态是不同的.第二,看到到场的一些朋友,心里非常亲切,还是北方热土把大家聚集在这里.《中国书画》杂志很有影响力,给我们提供平台,让我们画家能够相聚,老朋友也能相聚,再次感谢《中国书画》.

屠鸿辉(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很荣幸昨天晚上接到这个展览的通知和邀请,实际我前几天已经看到了这个链接,心里想一定要去,正好今天有时间过来学习.展厅里每位河北同道画的都不同,面貌都不一样,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值得去学习、去吸收的东西.

韩朝(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河北有一个好的起点.老一代艺术家,比如韩羽先生、李明久先生和后来的刘进安先生,还有宝泉老师、晓辉老师、蒋世国老师、白云乡老师,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我想,从河北走出来的艺术家之所以会成功,有一点特别重要,那就是执着的求艺心态,我们从这个展览当中能够感受到.河北当下的中国画创作有一个特点,就是无论是什么样的题材,采用什么艺术手法,具有怎样的艺术观念,作品都富有当代性,这点从大家的作品中就能够看出来.尽管有的艺术家强调传统,但是他流露出的那种气息和创作心态,也有当代的艺术感受,这是难能可贵的.

李文岗(河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就艺术和科学而言,科学让人类进步,艺术可以让精神升华.在传统这条路子上,大师太多,超越他们非常难.尽管如此,有时候从我自己内心来讲,不愿意重复过去.那怎么办?我就画了一些前人从来没有画过的东西.此外,从另一个角度讲,传统的题材有它很深的意义,在题材不变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有一个新样式?这个题材定了以后,怎么达到一种“无我”的状态,既跟创作者的生活状态能够契合,在别人看来也有所触动,这个是非常难的.

李天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虽然我一直都在画画,但是现在发现这一块儿的问题是越来越多,比如形式的问题,现在一直不清晰.我就觉得现在是不是情感上不清晰和模棱两可的地方太多了,之后就导致了形式上、行为上也出现了好多问题.现在大家都在强调多读书,那么在读书的过程中能否找到情感上的契合点呢?再一个,我觉得这两年自己特别喜欢传统一路,而且发现以前对传统的认识太表面化了.传统的空间特别大,以前就是挖得不够深,没有真正认识到它一些核心的东西.

丁文娜(中美术学院水墨人物博士生班结业):还没有一个归属感,这是我自己特别苦恼的地方.我可能偏向西方更多一些,对传统则抱着一种观望的态度,甚至持有怀疑态度—我怀疑它的科学性.西方的艺术有一种语言的逻辑,这个是我特别欣赏的.但我对传统绘画始终是抱着一颗向往之心的.在画西画的过程中,我特别容易有生命消耗感,变得敏感,变得不平,变得兴奋,这个时候我发现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不适感—会特别不舒服,但是当我画中国画的时候就逐渐安静下来,人也变得更加柔和.中国画确实让我感觉到了生命的朴实、安宁.中国画是一个以人为本的东西,所以我对它充满了尊敬感.这就是矛盾,我觉得这种矛盾才是绘画里中西方碰撞下的意义.但是我们可以在这个矛盾里面找到自己,这恐怕也是这个时代最有趣的地方.

南方:对于丁老师的话题我是感兴趣的.我来北京其实也挺久的,但是我觉得跟一些地域的艺术家比,基本上还是属于不会说话的,也不知道怎么交流—这可能也是河北人的特点之一吧.但是,河北人比较善于用作品说话,像刚才聊天说到绘画语言的问题,我们都在这上面下了很多的功夫.可能有时候我觉得绘画语言还是会源于你的生活方式、你的状态和价值观,甚至会反过来.如果为了语言而语言,就会很累,但是内心那种劲儿调动起来就够了,好的作品其实也都是那一瞬间产生的.而且它可能除了承载你自己的想法以外,也能代表别人,索性让一些新生的或者一些新的感觉从你的作品体现出来.

王东声:自己的状态都是个人的,每个人都有个人道路、环境、接触的人.但是有一点,无论古今中西,那些我们能够一下子就点出他名字的、脑子里反映出来作品的画家,可能都在一个大山里头,或者在一个场域里面曾经碰撞过,比如说像塞尚,或者毕加索,或者是边缘一点的.这个碰撞的强度对他后期的创作就有可能有用,要没有碰撞可能就会有缺失.

白联晟:对于一个画家来说,不管你是以什么样的题材还是作品风格,乃至材质出现,呈现出来的还是画家内心世界的一个部分.一个画家的突破和创新,尽管看的是外在视觉,其实更重要的还是在突破你的内心,不断地突破,不断地建立,“不破不立”就是这个意思.

还有一个,就是要对外部世界有观照之心,最有代表性的是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刘老师回到他们老家过春节,当他看到一个没有燃烧完的柴火垛,就能够看出没有烧尽的和烧完的柴火之间那种黑白关系.他把这类题材画了六七年,上面是蓝天,下面是水墨堆砌的、他自己认为的构成,恰恰就在一种不经意的状态下还保留着艺术家对生活的那种很敏锐、很敏感的心思.他为什么能把这个题材放大并提纯放在自己画面里面?其实这就是加工能力和认知能力的体现.

其实在我们创作过程当中,归根结底还要有“逗着自己玩”的心态,千方百计逗着自己“玩”.在交流的时候我也说,一种很熟悉的东西画的时间长了,作为一个有良知的画家,他肯定不会拘泥于此而始终画下去,他会自觉地改变自己的创作状态,始终去找寻一种不一样的感受.

说到传统,其实我刚才也在想,像黄宾虹,我们看到他的山水画,其实他的内心境界不全在山水上,山水仅仅是他作为理解中国文化或者是中国艺术的呈现形式之一,还有他的花鸟、书画、篆刻.其实书画仅仅占了他生活中的五分之一.要建立每个人强大的内心架构,光靠两幅画还差得远.

王东声:实际上是这样的,确实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各取所需,每个人的路径不同,每个人的智力不同,都是不同.

张艳:我觉得我和画之间的关系不像我是主宰,不是我在画画,好像我更需要它.它有时候是主动的,会引着我走,告诉我好多事情或者是方向,教给我好多道理.在跟它的相处过程中,我觉得我挺受益的,可以从旁观者的角度观察自己.

任重志(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中国画学会副秘书长):实际上我一直在反思自己,我画画偏于“好看”,但是我一直在思考、在去设定属于我自己的一种审美方向.比如我年初的时候去邯郸看石刻造像,中间去的邯郸博物馆.我原来对磁州窑的东西不太感兴趣,因为我觉得它做得太粗了.我最初是喜欢古代的、比较细腻的东西.当然,尽管磁州窑也是后来才被认可的,但它却代表当时质朴一路的审美观念,所以我目前还在研究这个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怎么能够引入我的绘画创作当中?直接去画这些东西没有意义,我在尝试着把它背后的气质和我的画作完全吻合,并把这种审美引入到我的作品当中.我需要大量的尝试,我也在做这种尝试,但是没有拿出来.我画的山水或者是花鸟,也是追求气质上的一种吻合.我以前确实也是非常在意这种技术上的精巧,但是现在当我看到自己的作品,我就有所反思,有所体会.

王晓辉(美术学院教授):河北的朋友们都很认真、很深入,但河北的“绘画人”,整体上的确又有很多问题.艺术是发展的,当我们回头看哪一个时代,实际会很清晰.我们现在看黄宾虹,是一种唯美,也是一种传统.实际上在黄宾虹所处的那个时代,考虑到他个人的政治思考、社会思考,再把他的作品和清代“四王”以及清末那种山水画、仕女画去比较,就会明白其实黄宾虹的作品就是很颓废的一种艺术.这种审美实际上在当时真的是很不合时宜的,他跟“四王”那样小心翼翼地刻画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在那个时代,他的作品只有个别人喜欢,大部分人认为是很不务实的.我们再看看同时代的花鸟画家,看看齐白石,就会发现其实潘天寿先生也是不合时宜的,但他创造的是一种独创的审美取向.一个好的艺术追求者不要和时尚去勾连,我们要引导下一代在大学里随性画,只有这样的教育才有效果.前辈向前取法,晚辈学习前辈,最后会发现遗留的问题都是一样的.作为个人艺术实践,我可以画得很唯美但很无聊,没关系;但是作为教育方向,这是河北应该思考的问题.只要你不回避,找到艺术方向就去做.

屠鸿辉:王老师的总结我非常受益.刚才大家都有说到传统和当代的关系,因为你活在当下,就不可能不接触到当下的环境.大家随时可以从微信里看到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但是同时你特别喜欢的作品,这些作品肯定或多或少会影响到自己.同时,我觉得就技法的训练而言,实际上大家都已经进入了很好的状态,剩下的就是要画出自己骨子里面有的东西.

韩朝:最近我也看了一些美术展览,目前的艺术生态非常多元.每个人选一个点,然后去完善它,坚守它,不断回归自我,这样就可以了.在教学中也是这样,我时常建议学生们不断找自己的那个点,哪怕特别微小、不成熟,哪怕存在很多的问题,只要它是自己的,就特别可贵.

杨爱群(《中国书画》杂志社书画院副秘书长):首先感谢各位画家、各位老师专程到这儿参加这个学术研讨会,我代表杂志社对大家表示真诚的感谢.河北省在全国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大省,尤其是在艺术领域,在全国起到了模范的作用.这次展出了不同年龄段、不同形式、不同风格的作品,有一定的代表性,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希望各位艺术家今后取得更大的成绩,谢谢大家.

王东声:因为时间关系,咱们今天先聊到这里,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刘光

该文结论:这篇文章为一篇关于《中国书画》和点将和邀请展方面的相关大学硕士和杂志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杂志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解衣般礴《中国书画》写意人物画名家邀请展
“解衣般礴”出自庄子·田子方,词语本意原不在论绘画,而是借用这则故事,表达艺术家在创作时不受世俗束缚的精神状态,揭示了艺术创造的根本规律,故而它具有特别的美学意义.

《中国通史》
五卷本中国通史首创了“专题式综合体”,全书脱离了一般历史书编年体或章节体的窠臼,用100个专题多维度探索了中国历史的大节点、大波折、大趋势 中国通史以科学严谨的态度,保证了基本.

民国文学史著作中的李杜优劣论以曾毅《中国文学史》中李杜优劣论为中心
民国时期的文学史著作对“李杜优劣论”这一公案进行了书写 一些文学史著作在继承古人的相关论述中偶有新见 曾毅中国文学史中的李杜“比较论”因其独创性与合理性.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