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专科论文>材料浏览

只想一口吃掉你类论文例文 和只想一口吃掉你(上)相关学术论文怎么写

主题:只想一口吃掉你论文写作 时间:2021-05-04

只想一口吃掉你(上),该文是只想一口吃掉你类论文例文和吃掉和口相关论文范文文献.

只想一口吃掉你论文参考文献:

只想一口吃掉你论文参考文献 创想号杂志订阅艺术创想杂志我想投稿

作者有话说 :大家好,我是夭川,很高兴《只想一口吃掉你》能在《桃之夭夭》上连载,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本书原名为《黑暗料理女神》,最早在文学城连载.故事的主人公慕锦歌身怀烹饪美味的黑暗料理的绝技,因此也被人当做“怪胎”,不被看好.有一天,她捡到了一只寄宿了美食系统的加菲猫烧酒,在烧酒的帮助下,慕锦歌来到Capriccio 工作,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包括屡套屡败的腹黑阳光娱乐圈富少侯彦霖.渐渐地,慕锦歌的料理为人所知并大受好评,而关于系统的真相也浮出水面……

希望读者小天使们能一同来领略这些奇怪但美味的料理,一起来吃靖哥哥和霖妹妹甜甜的,在这个温暖的故事里收获欢乐与感动!(新浪微博:@ 夭川川川川)

第一章 烧酒小鱼干立夏时节,春寒渐退.

微风撩起湛蓝色的窗帘,窗外的阳光愈发明媚,一束阳光趁机而入,洒在室内色调简单的单人床上.

此时已日上三竿,可床上的女子仍在安睡,乌黑的长发如绸缎般铺开,纤长优美的脖颈宛如白玉,肤色白皙,精致的侧脸像是一幅静止的画像.

“喵……”

一只灰蓝色的异国短毛猫跃上床头,先用扁扁的脸蹭了蹭女子,见没有反应,便索性伸出肉乎乎的猫掌,在女子的脸上拍了两下.

“嗯……”女子似乎感觉到了拍打,不自觉地在睡梦中皱起了眉头,然后嘟囔一声,翻了个身,正好压在了浑圆的扁脸猫身上.

“喵!”

虽然女子身材清瘦,但对于一只猫来说,还是跟一座小山差不多.扁脸猫被压得登时瞪大双目,惊叫一声,毛都奓了,痛苦地挣扎起来.

而令人咋舌的是,这只猫并不只是喵喵喵地叫,从它嘴里竟然蹦出了人话!

“啊啊啊啊啊救命!”扁脸猫说人话时的声音难辨性别,更接近变声前的小男孩,“救命啊!这里有人!还有没有人管管啦!本喵大王要被压死啦!”被它这么一吵,慕锦歌总算是醒了,她蹙着眉睁开眼,正好对上扁脸猫绝望的双眸.

四目相对,扁脸猫立刻乖巧道:“靖哥哥,早上……哦不,中午好!”

对于这个外号,慕锦歌没有说什么,而是抽开了手,径自起床洗漱去了.

今天是周三,她每周的固定休假日.

她在一家名为Capriccio 的创意餐厅担任主厨,厨房里除了她以外,只有两个的大学生.做厨房工作一向很累,更何况在人手不多的情况下,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每天上班起早贪黑,好不容易放假了,当然是要先睡个饱.

洗漱完后,慕锦歌才稍微清醒了些,一转身就看到跟在自己身后的扁脸猫烧酒.

烧酒老早就起来了,用期待的眼神望着她:“大餐!大餐!”

慕锦歌神色淡淡:“嗯?”

烧酒 :“今天你休息,我不想吃猫粮了,给我做大餐吃吧!”“菜都没买,做什么大餐……中午吃速冻饺子,晚上吃泡面.”

烧酒大感意外,十分失望 :“靖哥哥,作为一个厨师,你这么懒你觉得合适吗?”

“作为一只猫,你这么挑嘴你觉得合适吗?”

烧酒不服气道:“我是一只挑剔的美食系统!”

慕锦歌照样给它驳回去:“作为一只系统,你吃东西你觉得合适吗?”

“……”

说出来可能没有人信,这只一脸愁苦的加菲猫居然是一个美食系统.

——准确来说,应该是这只猫里住着一个美食系统.

事情要追溯到一个月前,那时慕锦歌还不是Capriccio的主厨,而是鹤熙食园的一名学徒,遭男友江轩的背叛和师妹苏媛媛的陷害,被师父程安借题发挥赶了出来,生活一下子没有了着落.而就在她陷入困境之际,这只名叫烧酒的猫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原本是在小区垃圾桶边饿得奄奄一息的流浪猫,在吃了她自制的小鱼干后便缠上了她.

“……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一个美食系统,本来是寄宿在人的大脑里的,但我的前宿主听信一个妖艳系统的谗言,把单纯不做作的我给强行剥离了,还高空抛物,把我从35 楼扔下去,没想到正好砸进了一只死猫的身体里.“我很欣赏你做出来的小鱼干,此刻我正式决定,要和你缔结契约,承认你是我的*宿主,所以你现在才能听得见我说话.”

——当听到扁脸猫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番话时,慕锦歌以为自己疯了.

虽然认识她的人大多都觉得她不正常,但这还是她头一回自我怀疑.

不过之后发生的事却证实了烧酒的身份:在慕锦歌被赶出食园后,程安就在B 市美食圈内暗地里放出话,让她的求职屡屡碰壁,得知此事后,烧酒便在脑内检索出了正在招人且不在程安影响范围内的合适餐厅,为慕锦歌提供了地点与具体路线信息,并且给予了她一份相当于敲门砖的礼物——料理具有独特而诱人的气味,让她做出来的“黑暗料理”至少有一样具有吸引力.

在它的提示与帮助下,慕锦歌成功地获得了在Capriccio 的工作,并令这家本要关门的餐厅起死回生.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烧酒刚想好该怎么反驳回去,就被这敲门的声音给打断了思路,还没有存档.

它不由得恼道:“谁啊,该不会是包租婆来了吧?”

慕锦歌瞥了它一眼:“那就把你给抵押出去.”

听到这话,烧酒一溜烟就跑进厨房乖乖吃猫粮去了.

慕锦歌走到了门口,隔着门问道:

“谁?”

门外很快有人就回答,是一个字正腔圆的男声:“您好,请问是慕锦歌小姐吗?”

慕锦歌打开最里面的防盗门,留着外面的铁门.只见外面站了四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个个都有一米八以上,为首的看起来也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个,戴着副眼镜,一副精英的样子.“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慕小姐不用紧张,我们不是什么坏人.我是高扬,在华盛就职.”说着,男人从铁门的缝隙中递来了名片,“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月前我们老板养的猫丢了,然后前几天有人看见慕小姐带了一只和我们老板的那只很像的猫回家,所以我们过来看一下是不是我们老板丢的那只.”

竟然是来找烧酒的!

而就在慕锦歌思索着要怎么应答的时候,高扬继续说道:“慕小姐,我们这边有猫的体检资料和血液样本,去兽医院验证一下就可以了.”

听这语气,如果不是十拿九稳,是不会这样找上门来的.慕锦歌心里一紧:“前段日子我的确抱了只流浪猫回来,但它吃饱以后就从阳台跑掉了.”

高扬客气道 :“请问慕小姐方便让我们进屋子里看一下吗?”

“不方便.”慕锦歌冷冷道,说罢便想把门给关上.

“靖哥哥,究竟是谁啊?”

好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烧酒吃完猫粮从厨房跑了出来.它这句话在慕锦歌听来是人话,传入高扬等人的耳中,就是连续好几声的猫叫.

慕锦歌手一抖,把门给关上了.

然而,门外面的人就算没有看到烧酒,也听到了猫叫.高扬隔着门道:“慕小姐,我能理解您爱猫的心情,我们也不完全确定这只猫就是我们老板的那只,所以您也不用太担心,如果兽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是不匹配,那您大可以继续收养着这只猫,而且我们这边将为您提供一年份的高级猫粮和指定兽医院的三年免费驱虫及疫苗作为补偿.”

慕锦歌没有说话,这时烧酒也从这一番话中猜到了对方的来意,知道自己坏了事.

见门内没有反应,高扬又道:“慕小姐,实话跟您说吧,这只猫是特别的,不能说重新买只新的替代.如果慕小姐家里的猫确实是我们要找的那一只,那无论用什么手段,我们都要把猫给要回来.”

慕锦歌看了看烧酒,低声问道:“你应该知道这只猫原来的主人是谁吧?”

之前烧酒曾说过,经过对那只猫身体记忆的解读后,它得知那猫原本养在一户富贵人家,“烧酒”这个名字也是原来的主人取的.

烧酒少见地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叹道:“如果他们老板姓侯的话……那就是百分之百正确了.”而就连慕锦歌这种不关注新闻的人都知道,华盛是B 市侯氏名下的家族企业.

烧酒见慕锦歌不说话, 忙表决心 :“反正现在是要猫没有,要系统有一只!”

慕锦歌揉了揉额角:“我该怎样向他们解释他们要找的猫壳子没变芯换了?”

听她这话,烧酒有种不好的预感 :“靖哥哥,难道你打算……”

慕锦歌静静地注视了它一会儿,墨黑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头,轻声道:“你可以远程获取我的料理数据,并不是离了我就不行.”

烧酒有点慌了,用两只前爪拽住她的衣角 :“可我不想走!”

“费这么大的功夫找一只猫,说明它的主人真的很重视它.”“这只猫饿死街头的时候,门外的那些人做什么去了?”

烧酒玻璃珠似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她,“难道你就不重视我?”

慕锦歌沉默了几秒,才开口:“我……”

“慕小姐,希望您能打开门让我们把猫带去鉴定检查.”

门外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慕锦歌的话,“如果您不配合,那么不好意思了,我们会一直守在这里等您出来,这个小区现在到处都有我们的人.我们不会伤害您,也尽量避免给周围的人带来困扰,所以报警是没有用的.您也不想单单为了一只猫,就影响到自己的生活与工作吧?”

“滚蛋吧你!”

烧酒狠狠地朝门外叫了两声,但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慕锦歌站了起来 :“你从阳台跑出去吧,小心点不要被发现.”烧酒愣了下:“那你怎么办?”

“华盛是正规企业,又不是黑道,你担心什么.”

烧酒急道 :“这群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说不定会监视你.”

“嗯,可能吧.”慕锦歌不甚在意地笑了笑,“人家是正当找猫,我们不占理,就计较不了这些了.”

烧酒垂下了小脑瓜,不知道在想什么.

慕锦歌催促道:“快走吧,我要开门了.”

不料烧酒突然道:“不了,我跟他们回去吧.”

慕锦歌惊讶地看了它一眼,只见那张扁平丑萌的脸已经抬了起来,正定定地望着她,样子还是一如既往地苦大仇深,好像谁欠了它几千袋猫粮似的.

但它说话的语气却很轻快:“我想通了,你说得对,我不是非要在你身边不可,每天你早出晚归,回来就倒头睡觉,其实我在不在都没区别,与其在你这破屋子里待着,还不如回到侯家小少爷的豪宅里,有豪华的猫爬架,有数不清的昂贵玩具,还有各种口味的猫粮……对了,还有专人给我洗澡理毛修指甲,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

“怎么了,舍不得我啦?”烧酒哼了一声,“不行,本喵大王可是一个很注重生活品质的系统,是有追求的!所以你阻止不了我的,还不赶快给本大王把门打开送出去?”

“……”

“我是个系统,不像你们人类,那么多愁善感.更何况咱们只相处了一周,感情不深,分开也算是个解脱吧,我早就不想看你这张棺材脸了.”

“……”

慕锦歌看它一眼,犹豫了下,但最终还是把门给打开了.见门终于开了,高扬上前一步:“慕小姐.”

“喵……”

烧酒主动地走到他面前,抬头对他叫了一声.

臭浑蛋,还不快把朕带走?

高扬愣了下,看向慕锦歌:“慕小姐,这猫……”慕锦歌道:“你们带去检查吧,我猜应该就是你们老板丢的那只.”

“多谢慕小姐,事后我们这边一定会重金答谢!”

“谢礼就免了,”慕锦歌淡淡道,“好好对它就行了.”高扬将烧酒抱了起来,微笑道:“慕小姐不用跟我们客气,之后会有人来跟您联系的.”

慕锦歌突然道:“我以后可以去看它吗?”

高扬有些为难道:“这个……我会帮您问下我们老板的,问完后再给您答复.”

看这个回答,多半是不能了.

慕锦歌又问:“那我以后可不可以托你们给它带点吃的?它喜欢吃我亲手做的.”

“这……”高扬皱了皱眉,“慕小姐,这样吧,我们先带猫去宠物医院检查,小赵留在这里,他会给你留我和他的,你想送东西过来的时候直接联系我或他就行了.”

“好吧.”

烧酒朝慕锦歌挥了挥爪,很是洒脱道 :“靖哥哥,我走了之后,不要偷懒,要继续勤奋地研究新菜式哟!”

高扬抱着它,告辞道:“慕小姐,我们走了,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说着,高扬抱着烧酒和另外两个人转身走了,只留下一个墨镜小哥等着拿料理.

烧酒趴在高扬的肩上,一直望着慕锦歌,道:“靖哥哥,我要吃小鱼干,就是你第一次给我做的那种,还想吃炒饭!”

说着说着,它的语气就变了,没有了刚才的轻松愉快,“我想吃烤鱼、想吃面条、想吃水果派、想吃燕麦条……我还有好多好多想吃的东西,你都还没来得及做给我吃呢!”

等到高扬抱着它下了楼,视线里完全没有慕锦歌时,烧酒的声音如同晴转多云转阴转暴雨般,瞬间崩溃了,声嘶力竭道 :“慕锦歌!就算你不来找我,本喵大王也会想办法逃出来看你的啊!

“呜呜,你一个人的时候别老吃那么随便,别到时候我回来的时候你都猝死了!

“呜呜呜,说好一起看电影的,你不许找其他猫去看,更不能找狗!

“呜呜呜呜,猫粮不许给我丢了,我还会回来的!还会回来的!”

高扬:“……”

慕锦歌:“……”

猫叫一声比一声凄厉,每下一楼,就有一层的住户打开门来看热闹.

“这猫咋回事儿啊,是要带去做绝育还是咋的啊?”

慕锦歌:“……这个傻系统.”

讲真,高扬活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看见猫哭.还哭得那样凄凉.

给老板打了个电话汇报完情况后,他坐进了车的后排,对坐在前面驾驶座上的同事小刘道:“开车,去少爷住的公寓.”

小刘一边把车开上马路,一边通过后视镜瞅了瞅坐在后座上的那猫,啧啧道:“都说狗忠诚,我看这猫也不差,从小区哭到医院,再从医院哭回车上,叫得肝肠寸断的,连兽医都说它伤心过度.”

高扬叹了口气 :“让它尽情哭个痛快吧,到了少爷那里可就不能这么横了.”

说罢,车内便陷入一阵短暂的沉默,默契又诡异.

烧酒哭唧唧地抬头.过了会儿才听小刘幽幽道:“是啊,毕竟是那个少爷……”

坐在副驾驶座的小李叹道:“是啊,毕竟是那个少爷……”

高扬也又跟着叹了句:“是啊,毕竟是那个少爷……”

咋回事儿啊,咱能别说话只说一半吗?

沐浴着车内三人同情的目光,烧酒一脸茫然地到达了目的地.

它被高扬抱下车,进到了记忆中出现过的那栋高级公寓,进了电梯,又出了电梯.

在按下门铃后,过了一会儿,大门打开了.出现在它面前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身材高挑,有一米八五左右,宽肩长腿,穿着一件白色印花卫衣和黑色长裤,打扮得十分新潮,散发着年轻的朝气.他生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隐约带着抹笑意,直鼻薄唇,面相俊美,就像是电视上的明星.他看着高扬怀里的烧酒,勾了勾嘴角,笑容带着点邪气 :“小家伙,好久不见.”说罢,他伸出手,想要揉一揉扁脸猫圆滚滚的脑袋.

烧酒现在正是抵触情绪高涨的时候,怎么可能乖乖就范,当即挣扎起来,张开小嘴晃动脑袋,试图以尖尖的牙齿为武器吓退迎面而来的敌人.

“喵喵喵喵!”

滚开滚开,休想触碰本喵大王,凶死你!

然而那只大手并没有因此退缩,只是稍稍一滞,随后便十分从容地按住了它的头,五根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指牢牢地将它的脑瓜禁锢住了,却又不至于把它捏疼.

“……”

动……动不了!烧酒完全蒙了,一时间忘记了挣扎.过了数秒,那只大手才收了回去.眼前的阴影移开,烧酒终于得以再次与它的“主人”对视,玻璃珠似的眼眸映出年轻男子似笑非笑的俊脸——

姓名:侯彦霖(24)

性别:男

身份:华盛娱乐艺术总监,侯家二少爷

说明:宿体“烧酒”的命名者,“烧酒”第一任主人侯彦晚的弟弟,后因侯彦晚怀孕,成为“烧酒”第二任主人特别说明:(骷髅)

烧酒飞快地扫描出他的信息,暗自吐槽:这个特别说明是什么鬼,怎么还是个表情?!骷髅头?难不成这小少爷是骷髅精不成?

被高扬抱进屋内后,它还一直在寻思,然而当它看到室内如小型城堡般的猫爬架和分盘装好的高级猫粮后,便瞬间把这个疑惑暂且抛到脑后了,决定化悲愤为享乐,及时行乐,珍惜当下.侯彦霖也没怎么逗它,径自玩自己的去了,任高扬和其他两个助理忙上忙下,他自是乐意当个甩手掌柜.差不多两个小时后,先前留在慕锦歌那儿交代事宜的赵姓助理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素色的保温食盒.小赵没有直接把食盒给侯彦霖,而是在门边朝高扬招了招手,轻声 :“扬哥,你来看一下.”

“怎么了?”

高扬走了过去,小赵像分享什么秘密似的,小心翼翼地把食盒打开,有些为难地低声道:“这是慕小姐做的,说是带给猫吃,你看这……”这食盒盖子一揭开,一股奇异的香味便溢出来.

闻到这股独一无二且熟悉的味道,烧酒顿时转移了注意力,迅速地从豪华型的猫爬架上跳了下来,甩着四条腿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客厅.

高扬本来对小赵有些不满,心想你当着少爷的面遮遮掩掩像什么样子,一点都不稳重成熟,然而当他看清食盒里装着的东西后,才知道小赵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换他来也不一定能表现得更沉着冷静.

当初为了找猫,他调查过慕锦歌,知道她是职业厨师,所以当时听她说想时不时做点东西给猫吃 ,他并不感到意外 ,甚至最后答应了她的请求.

可是现在看来,她真的是一名职业厨师吗?!

“什么味道?你俩背着我在吃什么呢?”侯彦霖正盘着两条长腿在沙发上打PSV,闻到这股奇异的味道后抬起头看向两人, 挑了挑眉,笑容带着好奇.

高扬和小赵皆一怔,面露难色,犹豫着是否要去辣一辣自家老板的眼睛.

烧酒在两人脚下打转,喵喵喵地叫道:“这是靖哥哥给本喵大王做的小鱼干!你们这两个坏蛋要是敢私吞,我咬死你们!”

仿佛能听懂它讲话似的,侯彦霖玩味地看了它一眼,继而又问:“是捡到猫的那个人送过来的吗?”

高扬和小赵面面相觑,只好点了点头.

“拿过来,我看看.”

高扬没有办法,只有把食盒放到了他面前的茶几上,一边说道:“少爷,这是那位小姐给猫做的吃的,当初带猫走的时候我擅自答应了她这方面的请求,您看……”

侯彦霖看了眼食盒里泛着异常绿色的光泽的小鱼干,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有些吊儿郎当:“看来她和我姐一样啊,都是厨房杀手.”

高扬提醒道:“说出来您可能不信,这位小姐是一家餐厅的主厨.”

“真的假的?”侯彦霖放下手中的PSV,又仔细端详了盒中的食物一遍.“千真万确.”

侯彦霖单手托腮想了想,漫不经心道:“你说她是不是因爱生恨,觉得既然自己得不到,那还不如投毒毁掉.”高扬震惊:“少爷,那我们……”

“以上是我最近投资拍摄的一部电视剧的内容.”侯彦霖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超级狗血老套的剧情,你说我要是骗巢闻来演,他经纪人梁熙和我哥会不会砍了我?”

高扬:“……”我不会拦着他们的.

“喵……”

烧酒后腿支撑着身体,两只毛茸茸的前爪有些费力地搭在茶几上,一张扁扁的大圆脸像是初升的太阳般探了出来,茶色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桌上那眼熟的食盒.

侯彦霖注意到了它的小动作,朝高扬问道:“你带它去医院时,兽医没说什么?”

高扬被问得一头雾水:“医生说一切正常,怎么了吗?”

侯彦霖指了指烧酒:“我怎么觉得它走的时候是猫,回来了就成狗了.”

高扬默默瞥了烧酒一眼,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他和他们家少爷的认知保持高度一致.侯彦霖用筷子夹起一个小鱼干,朝烧酒示意:“想吃?”“喵!”这是一只沉迷装猫不可自拔的系统.

侯彦霖看了它一眼,啧啧道:“噫,没想到你这么重口味.”“……”小子我警告你,你这是在玩火!

看着那张天生不开心的扁脸,侯彦霖噗地笑出声,悠悠然夹着小鱼干凑到烧酒面前晃了晃,可是每当烧酒张嘴准备咬下去的时候,他又猛地将手往后一收,让它扑了个空.侯彦霖笑道 :“蠢猫.”

“喵!”你一个成年人欺负一只猫合适吗?

高扬同情地看了烧酒一眼,开口道:“少爷,还是把这个食盒扔掉吧,谁知道里面的东西吃了后会怎么样.”

烧酒怒目而视,愤愤道 :“靖哥哥做的料理虽然卖相不佳,被称作‘黑暗料理’,但是吃下去你才知道是难得的美味!没吃过就别说话!不识货的愚蠢人类!”

然而高扬并不能听到它的话,只能听到几声急促的猫叫,而他早已习惯烧酒愤怒的叫声.于是他继续道:“那位慕小姐看起来就有点奇怪,据我们了解,她是一个很孤僻的可怜女人,几乎没有什么朋友,这只猫可以说是她唯一的陪伴,因失去这只猫而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也是很……啊!”

还未等他说完,烧酒就一下跳到了茶几上,扑上去朝他的手指咬了一口.

叫你叨叨叨,一个大男人这么八卦!

高扬捂住手指,无语道:“这猫怎么这么凶?”

“谁让你这么说它欣赏的人的?”侯彦霖不紧不慢地朝扁脸猫招了招手,“来,烧酒,到我这儿来.”

烧酒狐疑似地看了看他,总觉得这人好像也能听到它说话.……不可能吧,照理说应该只有慕锦歌才能听到才对.

它迟疑了几秒,还是跳到了侯彦霖的身上,用爪子够了够筷子上的小鱼干.

出猫意料的是,这次侯彦霖没有再耍它了,真的把小鱼干喂给了它.

这盘小鱼干的确和外面那些小鱼干不一样,气味奇怪不说,外表也覆着一层诡异的绿色,看起来就像从污染严重的湖水中捞上来的死鱼.

谁知一口下去,既不烫舌,又保持着迷人的酥脆感,火候掌控得极好,外酥里嫩,狭窄的鱼腹内还平平地埋了层细心剁碎的菜蓉,芹菜为主,牛乳作料,吃起来毫无一般鱼干的浓重咸味,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爽口清新的口感,齿颊留香.——真的太好吃了!

味觉带来的冲击感令烧酒爽得连毛都要立起来了,索性整只猫舒服地趴在了侯彦霖的腿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格外心满意足地叫了一声.见此,高扬担心道:“少爷,这只猫一脸痛苦的样子,要不要打电话叫下医生?”

“喵!”去你的一脸痛苦!本喵大王只是长得愁眉苦脸而已!

侯彦霖语气轻松道:“没事,死了的话就跟我姐说是被老鼠吓死的.”

“……”

鱼干很小,烧酒很快就吃完了一条,然后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猫”视眈眈地望向茶几上食盒里剩下的部分.侯彦霖察觉到它的视线,把整个食盒都端了起来,而后低头看着它,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他问:“好吃?”

好吃,很好吃,相当好吃!

烧酒抬起头叫了一声,然后讨好似的蹭了蹭侯彦霖的衣服.然后下一秒,它就听到了咀嚼发出的细微声音.

只见侯彦霖一只手将食盒举到它够不着的高度,另一只手从中拿了条小鱼干,送进嘴里嘎嘣脆,吃得津津有味.

他这个举动实在是太突然了,把站在一旁的高扬和小赵都快吓坏了.

“少爷!”高扬一激动都破音了,随时准备叫救护车,“您没事吧!”

沉默了好一会儿,侯彦霖才面无表情道:“我可能要死了.”

就在高扬和小赵迅速地掏出手机,正要拨打“120”的时候,又听侯彦霖幽幽叹了一句:“真是好吃到死.”

高扬抓狂 :“少爷,请你不要拿这种事情跟我开玩笑好吗!”侯彦霖认真道:“我没有开玩笑,真的很好吃.”

“不,我是说……”

“高扬,”侯彦霖语重心长道,“你这么不成熟稳重,能在小赵面前树立好榜样吗?”

“……”怪我咯.

捉弄完高扬,侯彦霖又伸手拿起第二条小鱼干,却只是放在手里把玩似的端详,数秒后才扬起嘴角,发出一声轻笑:“这就很有意思了.”

见侯彦霖认可了慕锦歌的料理,烧酒颇有些骄傲地喵了一声.

哈哈,愚蠢的人类,见识到靖哥哥的厉害了吧!

……咦?等等!那是慕锦歌做给我吃的啊喂!

本喵大王允许你吃一条,但没允许你吃第二条!

啊啊啊!停下来!!你给我停下来!!!

人类!我警告你!再继续吃下去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呜呜呜……求求你给我留一些吧!

烧酒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小鱼干被侯彦霖吃了一条又一条,直至食盒里空空如也,内心是极其崩溃的.它望向侯彦霖,既委屈又愤怒:“喵!”

侯彦霖本来是要擦手的,见它这副样子,不由得笑了笑,把油腻腻的手指凑到它的嘴前,懒洋洋道:“喏,赏你的.”滚滚滚!烧酒作势就想在那根修长白净的手指上也咬个牙印.

然而这时,侯彦霖悠悠然地补了一句:“要是敢咬我,就让你一辈子都吃不到那个人送来的东西.”

烧酒一听,很没出息地把嘴闭上了.“嗯?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对你来说这么重要?”见此,侯彦霖笑眯眯地摸了摸它的头,然后把油都蹭到它的毛上,最后还不忘说了句,“乖.”

小人!坏蛋!魔鬼!大魔头!

烧酒泪流满面地腹诽着,总算明白了那个特殊说明的含义.“锦歌姐,四号桌要一份青果红糖蛋!”

“九号桌要一份特制海鲜派!”

“锦歌姐,七号桌的客人问他们的芥末土豆泥要多久才能好?”

……

又是忙碌的一天,现在的客流量换作以前根本不敢想.当时Capriccio 的原主厨兼老板病逝,老板娘宋瑛悲痛不已,无心经营,等到从国外散心回来后再开业,才发现连熟客都已经走光了,更无厨师愿上门应聘,无奈之下宋瑛打算就此关门,没想到慕锦歌的到来为这家店注入了无限的希望.

而今时今日之景也是慕锦歌不曾料到的——她与生俱来有感知食材联系的天赋,总能做出搭配清奇却意外美味的料理,但这样的料理做出来后总是卖相古怪,因此被人认为是“黑暗料理”,望而生畏,再加上她我行我素,少言寡语,性格孤僻,所以理所当然地成为旁人眼中的“怪人”,受尽误解和非议.

然而这一切都在Capriccio 有所改变,不仅她的料理受到了认可,而且老板娘宋瑛也对她十分和善,厨房里的郑明和大熊甚至成了她的小迷弟.

直到Capriccio 十点打烊,慕锦歌才终于歇一口气.“宋阿姨,锦歌姐,那我们走啦,拜拜!”

“你俩路上小心啊!”

“明天见.”

郑明和大熊每晚都是回学校宿舍睡,而自打生意忙起来后,每每下班,慕锦歌多是累得不想再动了,于是经常和宋瑛一起留宿餐厅的里间,反正这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洗漱睡觉的地方还是有的.

更何况那只扁脸猫已经猫归原主有一段日子了,她现在是了无牵挂.

洗漱完后,慕锦歌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有多久,迷迷糊糊中被人推醒了.此时房间里漆黑一片,估摸已经凌晨了.没有开灯,唯有月光透过右墙高处的小窗口投进来,给了双眼一点勉强的视野.

宋瑛凑到她跟前,声音有点发颤:“锦歌,锦歌……”

慕锦歌睡眼蒙眬:“宋姨,怎么了?”

“锦歌,你起来一下好不好?”宋瑛小声道,“门外总是有奇怪的声音,像是有谁在敲门,我睡眠浅,一下子就醒了.”

慕锦歌渐渐清醒了些,她坐了起来,胡乱捋了把头发,屏息一听,还真有.

“咚,咚,咚.”

上文总结:该文是一篇关于吃掉和口方面的相关大学硕士和只想一口吃掉你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只想一口吃掉你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只想一口吃掉你(下)
应该敲的是店门,由于这中间还隔着里间的一扇门,所以声音听起来比较微弱 但在这深夜响起,已经足够诡异恐怖了 慕锦歌皱眉“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敲店门”宋瑛幽幽道“可能不.

在雪域高原想你(评论)
读拉萨河水泛金波让人不由想起魂断蓝桥和山楂树这两部电影,是因为,它跟它们一样,讲述了一个凄苦的爱情故事 所不同的,后两个故事就是各自以发生地为画布,而拉萨河水泛金波是将一个发生在现代都市滚滚红尘中的爱.

我只想你身无尘埃(五章)
夕光中的小船大片的草海裹着丝绸的披风,上帝将所有的光芒都给了你,以弧线之美,以时光之美,以远方之美!风摇万物,摇泸沽湖的水阔天空,也摇我急切而舒展的接近 一叶舟楫就是一座人间,一丝涟漪就是一叠经卷,一.

介入和冥想(组诗)
圆桌的作用围拢 围拢许多个嘴巴进食 对话 思考这些头颅是用来说话的还是来争席位的圆桌把这些手脚捆来 确切地说诱惑的吸引成为什么 显得不那么重要关键是围拢起来有了话题光阴就饶有兴趣地 被拍卖圆桌上留下一.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