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本科论文>材料浏览

城南旧事类硕士论文范文 跟乱世中的英子,永恒的儿童再读《城南旧事》相关自考开题报告范文

主题:城南旧事论文写作 时间:2020-11-28

乱世中的英子,永恒的儿童再读《城南旧事》,该文是城南旧事方面毕业论文的格式范文与英子和《城南旧事》和再读有关自考开题报告范文.

城南旧事论文参考文献:

城南旧事论文参考文献 英美文学开题报告范文英美文学论文选题英美文化论文选题英美文学论文题目

唐川北

读林海音的《城南旧事》,似乎很难把它与战争长久地放在一起.就作品的“味道”或“形状”而言,都不像是这样的篮子可以稳妥装下的.不过,当有意把作品与时代联系起来,内心又不时会冒出一个苗头,总感觉那后面有什么东西在逼近英子,也在尾随着自己.

故事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的北平,而英子也无可选择地降生在那样的年代:文化思潮翻涌、政治风暴激变、战争动乱频发……在小说中,类似“革命青年”“日本人”等时代元素悄然地渗入到英子的现实生活中.“对于北伐这件事,小小年纪的我,本是什么也不懂的……北伐成功的前夕,好像曾有那么一阵紧张的日子……忽然骚动起来了,听说在逮学生,而好客的爸爸,也常把家里多余的房子借给年轻的学生……他(小说中的德先叔)为了风声的关系,便在我家有了时隐时现的情形.”[1]但是,在对《城南旧事》的解读上,作者林海音提醒我们,“总是强调作者是为了‘表现普通劳动人民的不幸遭遇’啦!‘北洋军阀时代人民的苦况’啦!其实我不是写这些的,我写东西不高喊‘革命’……可别把偏差的想法投在我的作品上.”[2]这种有意淡化乱世的时代背景,牵引读者进入那带有半点忧思的诗化回忆,是出于作者对已逝童年的心灵守护.这样,小说文本意义上的“战争”主题只是帷幕上的浅色背景,在避免喧宾夺主的前提下,它又该如何呈现?

长久以来,《城南旧事》为人们所津津乐道,这很大程度上源于它对“小”与“大”的合理取舍:在女孩、童真、语言等方面是“小”而细的;在地域民俗、女性命运、时代悲剧等方面是“大”而淡的.围绕着“大小”的二元,它们的交织既可被视为一种“以小见大”的暗影,又能被看成“以小现大”的完美融合.但归根结底,英子(童年的林海音)才是作者情感思绪的中心载体.在这方面,“战争”无疑是“大”的背景,当作者无意强化其主题时,它的存在价值主要在于对“小”的凸显.不曾亲历动乱的年代,难以想象其中人物生存的真实境况.在文献里,我们可见古巴比伦王朝辉煌一时的外在轮廓,却难见掩埋在尘土下的几百万曾存活的鲜明个体,这是人类集体的悲哀.《城南旧事》于乱世中的书写,以一种诗性的回忆展现了历史中的儿童面容:即便身处战乱,在家的宁静港湾里,孩子也拥有生存选择的基本权利,可在现实世界与幻想之间自由进出;在战争迫害后的小家离散中,艰难困境与自由呼吸并存不悖,英子就这样摸爬滚打长大成人.正是基于这样一种选择,以战争年代为时代背景的《城南旧事》,既有乱世中的英子,又有永恒的儿童.

战争缝隙里的诗意童年

在军阀混战的年代,北平胡同只要响起叫卖的吆喝,便会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恍惚之感.原来,乱世中也有完整的小家巢穴.虽离政治中心的舞台最近,在北平城民的眼里,生活本能仍是最大的需求.当然,乱世的幸福更需命运的眷顾.相比于小桂子、小栓子的苦命,童年的小英子真是时代的宠儿.她生在一个完整的家庭:有舍不得打她的母亲,有可以寻求依偎的父亲,有照料日常起居的宋妈,还有最疼她的小叔以及众多陪伴左右的弟妹.

在《城南旧事》里,英子的母亲是一位典型的具有“三从四德”的传统女性,她对孩子的管教却相当宽容.当小英子在外面疯狂地玩耍,一会儿在井窝子玩水,一会儿在太阳底下晒得满头大汗,鞋子沾满泥土,转眼又染了指甲,回到家时母亲也只是担心地骂上两句,“就在井窝子玩一上午?我还以为你掉到井里去了呢?看弄这么一身水!”对于好玩的孩子来说,这是何等的宽松自由!想起我们小的时候,在学校玩到天黑,当灰头土脸地进门时,没少挨一顿臭骂.待到英子生病时,母亲拉起她的手,想骂却又抵不过担忧,只得嗔怒地说:“怎么浑身这样烧,病了,看是不是?中午从太阳底下晒回来……现在又锳水……总是要玩水!去躺下吧!”随后,给英子换上干净衣服,把她安置在软绵绵的被窝里并哄着睡觉,许诺带回好吃的八珍梅.这便是有妈孩子的福利,只要在外受到一点伤害,总能得到母亲的抚慰.英子从母亲那里得到了温暖的怀抱,既有温和适度的自由,禁得起她不停地闹腾,又有及时的关心与担忧,裹着那颗幼小不安的心灵.

如果说母亲更多地给予了英子包容性的柔情,小说中的父亲对她则既有溺爱,又有鞭策.英子玩水弄湿了衣服,便担心遭来父亲的打骂,“他厉害得很,我缩头看着爸爸,准备挨打的姿势.

‘不听话就打!’爸的口气好像很凶,但是随后却转过脸来向我笑笑,原来是吓我呢!”父亲的威严是可亲的,它既不妨碍英子的亲昵,又能赢得她对父亲的信赖.在家教方面,父亲的权威随着训诫确立起来:喝汤不能发出声音;上菜要等大人先动筷子;不许随便拿别人的东西……这些训导,我们都耳熟能详.但是“爸爸只打手心”,而女儿都是父亲的“小情人”,在小英子不舒服的时候,都由父亲宠着抱着睡.这样,“白脸”的背后往往是无声的疼爱.因下雨赖床不想上学的英子,被父亲用鸡毛掸子收拾后,只得委屈地坐在教室.这时,父亲不知不觉出现在窗外,送来夹袄和两个铜板.严厉就这样自然地融化在真爱里.在女儿的内心,父亲始终站在背后.一旦受到委屈,英子便能撒赖地哭喊:“我要找我爸爸!”

很难想象,这是一幅乱世背景下的家庭儿童欢乐图.更为人惊诧的是,在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竟有如此幸运的孩子生在如此开明的家庭.其实,类似的天使还有很多,正如不幸的乞儿遍地各处.此前此后,在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的生灵均走过由生到死的历程,只不过大都随风逝去,而林海音为我们留下了不曾褪色的一页.

完整和谐的家庭可能是英子童年时期乃至一生当中最为宝贵的财富.她不仅衣食无忧,还能吃零食、买玩具.在精神方面,她还拥有自己喜爱的儿童读物.英子的性格就这样得到自由而充分的发展.她的灵性是那样突出,目光又是那么本真.围绕着日常生活,英子在与宋妈的顶嘴玩闹中,就像一只上蹦下蹿的百灵鸟.正基于牢固的心理支撑,当英子满怀好奇地走出家门时,正如鸟儿回归自然的森林,我们看到一个活泼灵动、喜欢热闹和敢于表达自我的女孩.

怀着质朴纯真的心灵,英子在庭院与胡同之间自由地进出.其在外的探险,很多时候“无知”而大胆.她可以到井窝子找同龄的妞儿玩耍,把玩伴带到家里,在西厢房的快乐窝玩弄小油鸡,玩踢制钱的游戏.这种玩耍的自由是多数孩子渴望的奢求.也是这样一种自由,在英子大胆地走出去时,给她带来了广阔的探索空间.当妞儿被店里的伙计刁难,英子果断地站出来,双手叉腰打抱不平.虽然惠安馆有成人的禁忌,她也尝试着踏入那向往已久的神秘之地,与“疯子”秀贞建立起纯洁的友谊.就算面对闹鬼的废墟,英子也敢进入其内,在草堆里寻找足球,敢跟陌生人搭话,甚至与小偷达成去看海的约定.对于一个上小学的女孩来说,这样的经历算得上惊心动魄,却给读者带来一种理所当然的真实触感.

圆满的家庭滋养着英子的童真灵性,也没掩盖其天生的细腻敏思.英子经常无意到成人世界里的闲话,有时还参与进去.得知妞儿不是其父母亲生之后,她赶紧跑到母亲面前愣愣地发问:“妈,我是不是你生的?”“那你怎么生的我?”这样的问题看似让人捧腹大笑,却是儿童的一种严肃思考.对于敏感的英子,身处顺境的她更容易关注到周围的不幸.这便把她的小小思虑与广阔的社会环境和动乱的时代背景联系起来.虽然似懂非懂,她也能同情秀贞的爱情遭遇,帮助苦命的妞儿与其团圆相认;察觉父亲与兰姨娘的暧昧,感受到母亲的艰难处境,英子便有意撮合兰姨娘和德先叔走到一起;理解小偷为照顾弟弟上学而做贼的为难,英子与他成为朋友并相约一起去看海;认识到宋妈因贫穷才抛下了小栓子和小丫子,进城来到她家当奶妈,结果痛失自己的孩子……

虽然有疼爱她的父母,天真的英子仍保有自己的心思和忧虑.成人不懂得英子心中装下的秀贞、妞儿、小偷等元素所组成的另一个世界.在两代人的对话之间,英子插嘴“小桂子他妈”时反而引起宋妈的嘲笑;他们不理解英子为什么不吃被炖成汤的小油鸡;母亲用贼进行反面说教却激起英子的反抗……孩子就在家长的眼皮底下长大,却非父母占有的“私人财产”.小英子的内心渐渐变得不透明起来,它既来自儿童与的距离,又慢慢倾向成人与成人的距离.在英子幸福的童年时代,慢慢萌发的自我意识也拥有独立的心灵世界.在《城南旧事》中,她作为个体,作为女孩,作为儿童,更作为她自己留下了“真实心情”:依稀听闻秀贞母女的死讯后,看见兰姨娘跟德先叔奔走时父亲落寞的身影,小偷被抓从她眼前经过时……其中所包含的一丝愧疚、一丝害怕、一丝无奈和一丝伤心.

战争裹挟下的童年伤怀

童年的结束可以是自然的成长,到了时候就该长大了.有时,生理的成熟还往往不够,需要借助象征性的仪式,完成心理上的转变过渡.除此之外,也有意外变故所造成的精神断乳.英子出生在幸福完整的家庭,在胡同里留下了玩闹的身影,在小学期间度过了一段纯真时光,这原本是可以延续下去的童音童色.不过,那只看不见的命运之手很快便显露出来———战争乱世———它就像是嫉妒英子的幸运,当别的孩子不得不为生存努力挣扎时,也要把英子卷入进去.

战争对儿童的巨大影响莫过于失去至亲至爱,在孩子未长硬翅膀腾飞之前便失去荫庇的巢穴,在玩心未泯时就要承担起生活的重担.在《城南旧事》里,对于爸爸的花落与童年的提前凋零,林海音虽没有把矛头直接指向战争(因为无意且没有必要那么做),但是作为一个女孩,战争带来的无形伤害残留在不经意的细节之间:英子失去了叔叔,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完整的家.

叔叔是《城南旧事》中的一个隐形人物.在前面的四个故事里,虽然他与情节无直接关联,作者却借父母的口多次“无意”地提到.“爸说里面住的都是从‘飞安’那个地方来的学生,像叔叔一样,在大学里念书.”我们由此知道,英子的叔叔在上大学.当母亲提出把顽皮的英子送进学堂的建议,父亲却说“英子上学的事,等她叔叔来再对他说,由他去管吧!”这里可以看出叔叔和英子一家的亲密关系.“你叔叔说,还有一个月就要考小学了,你到底会数到什么数了?”“喏,这只自动铅笔是叔叔给你的.”通过这些细微之处,我们可以隐约察觉到“叔叔”在英子心中所占有的一席之地.事实上,文中的叔叔便是现实中最疼爱英子的癲叔林炳文.英子考小学时,是小叔牵着她的小手去的;第一次临柳公权玄秘塔的字帖,也是小叔给英子买来并一笔一画教她描写.[3]但是,叔叔却给日本人害死了.

1930年(民国十九年)北伐完成,定都南京,北京易名北平,整个社会风起云动.就在这时,英子的叔叔出事了.他瞒着英子的父亲和朝鲜人做抗日工作,结果被日本人抓住毒死在牢里.[4]在小说中,作者虽然没有明确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叔叔的死的确给英子纯真的童年留下了阴影.英子在父亲病逝不久后给祖父的一封信中,写道:“我永远不能忘记,痛恨着害死亲爱的叔叔的那个国家……我不愿意回去(被日本占领的台湾)读那种学校的,更不愿意弟弟妹妹从无知的幼年就受那种教育的.”[5]更何况,“爸爸的病,也是那个时候才厉害起来的”.[6]林海音只在《爸爸的花儿落了》的章节里提到,“院里大盆的石榴和夹竹桃今年爸爸都没有给上麻渣,他为了叔叔给日本人害死,急得吐血”.本应强烈的“国仇家恨”就这样被简单地一笔带过,更像是对命运无声的泣诉.

投奔大哥的叔叔因战争牵连英年早逝,而父亲因此肺病复发吐血不止,很快便离开人世.这便是战争造成的“家缺”.父亲的离去,不只是瓷碗上的缺口或裂痕,更是支柱的坍塌与避风港湾的无存.父亲在的时候,哪怕是躺在医院不能动弹,也能给英子以精神支撑.她还完全可以作为小孩子,自豪地告诉父亲,“行毕业典礼的时候,我代表全体同学领书……能不能起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病重的父亲对此无能为力.英子接着撒娇,请求父亲能硬着头皮从床上起来.甚至在毕业典礼开始的一刻,还幻想父亲会突然出现.直到从厨子的口中得知父亲去世的瞬间,英子转眼就成了不再依赖父亲的“小小大人”.“老高,我知道是什么事了,我就去医院.”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镇定,这样的安静.

父亲的离去,家的破损,直接促使英子提前告别了童年.家的圆满与残缺对孩子的影响是那样的天壤之别.我们还清楚地记得,在英子上一年级开毕业同学会的时候,她戴上母亲的淡青色头纱,四角缀着铃铛,在舞台上扮演小麻雀.父母都赶来了,坐在来宾席上观看,还给英子买来沙果、汽水和面包.那时,英子该是多么的幸福啊!只要有完整的小家,就算身处动乱年代,英子还可以站在门墩儿上,等着“出红差”,看那些被毙的学生和土匪:他们被绑在敞车上游行,表情各异……这些革命风暴都被家挡在外面,更多的是孩子眼中的热闹.直至战争间接促成了父亲的早逝,意外的变故让小家不再完整,帮助母亲照顾弟妹的责任迫使英子不得不长大成人.

结语

在小说的最后,英子脱离了童真状态而走向成熟.在此之前,“爸爸在病中的时候就常常对我说,他如果死了的话,我应当帮助软弱的妈妈照管一切.我从来没有想到爸爸会死,也从来没有想到我有这样大的责任.”[7]而在此之后,“我常常想,这些事情都不是真的———失去了许多亲人.我在小小年纪便负起没有想到过的责任;生活在没有亲族和无所依赖的异乡,但摆在面前的这一切,却都是真的呢!我每一想到不知要付出多少的勇气,才能应付这无根的浮萍似的漂泊异乡的日子时,就会不寒而栗.”[8]但是,英子走了过来.我们就更能理解一个女孩,在面对战争带来的家庭横祸时,由无虑到深思所完成的转变:英子的沉着和镇定,是她怀着父亲的期待,把幸福的童年永久珍藏在心中,然后果断地面对风雨.这是自然的成长,时代的牵连.

《城南旧事》中乱世的小家圆缺见证了胡同女孩从诗性童真到花落成人的历程.不论是战争缝隙间家圆时忧而不伤的欢乐童年,还是战争裹挟下家缺时责任在身的成熟冷静,它都是历史中的“真实”:既有乱世中的“实”(英子),又有超越历史的“真”(儿童).

注释

[1]林海音:《城南旧影———林海音自传》,江苏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第78页.

[2]林海音:《童心愚呆———回忆写〈城南旧事〉》,台北游牧族文化公司2005年版,第197—198页.

[3]夏祖丽:《从城南走来———林海音传》,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36页.

[4]同[3],第35页.

[5]同[3],第41页.

[6]同[3].

[7]同[1],第137页.

[8]同[7],第140页.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责任编辑郎静)

上文结论,这是关于对不知道怎么写英子和《城南旧事》和再读论文范文课题研究的大学硕士、城南旧事本科毕业论文城南旧事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文献综述及职称论文的作为参考文献资料.

扎根本土新闻,创造报业新空间以《广州日报》《身边新闻纸》为例
【摘要】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移动设备的普及深刻地改变了人们接受信息的方式与习惯,传统报业的经营空间日益被侵占 只有实现有效的形态创新,报业才可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身边新闻纸是广州日报根据本地化定位的需求.

万万没想到,一边卖菜一边写《余罪》
边缘人的苦涩坐牢经历改变一生作为著名网络文学作家,常书欣的笔锋犀利老练,他创作的刑侦类小说人物生动鲜活,剧情丝丝入扣 经常有人问他是否当过,常书欣总是红着脸,有些羞于启齿地道出真相“没当过.

现实一种,或者一份提纲解读《一个夏天》
从叙事学的角度看,一个夏天的叙事主线并不复杂——一个年轻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书写他在这个大院中的感受与所见所闻,呈现其一个青年焦虑者的形象 但是,在这主线之外,作者又延伸出许.

时间就是功夫,回头已是往事分析《一代宗师》
摘要一代宗师延续了王家卫电影母题创作的一贯风格,时间和记忆仍然是他表达的主要内容 在武侠片类型的沿袭与置换中,电影作者不仅成功地建构了诗意功夫美学,而且在聚焦民国这一特殊时代背景下完成了其对武术的文化.

论文大全